加拿大家园网


加拿大家园论坛 > 工作求职 > 【讨论】我也谈谈打labor工的故事

【讨论】我也谈谈打labor工的故事
洛城小瞰 2005-05-10 17:45

我第一次打labor工是七年前。那时候我在美国读书。我们那时候的留学生还都是去餐馆辛苦赚学费的。不像现在的留学生,都是开跑车住豪宅的。我那时刚到美国一个星期,托朋友介绍了一份餐馆的工。因为没有餐馆的工作经验,只能干些粗笨活。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吃过蒙古烧烤?就是你自己拿碗盛了各种的生的肉和菜及调料,然后交给一个大师傅。那个师傅就在一大的圆铁台上用一个大铁铲来炒这些肉菜,炒完以后盛出来给你。我就是做那个掌铲的大师傅。因为这份活纯粹是体力活儿,不需要什么经验,所以台湾老板娘就安排我做这个了,当然没客人的时候还要到厨房负责切肉切菜什么的。

第一天去干,我兴致很高,特地穿了一件白T恤杉(老板要求穿白的,显干净。),牛仔裤,耐克鞋。才干了一天就累垮了。从早上七点半到晚上11点半。两只胳膊的小臂上都是被油溅出来烫的小泡,眼睛也被烟熏的像两个红柿子,很痒很痛,不停的流眼泪。因为笨手笨脚,被老板娘骂了无数次。例如,我不知道要开抽油烟机。老板娘冲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说是我想把她的客人都熏走。再着就是切菜切的太慢,形状不规则。(其实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切菜)那个大铁铲真的很沉,时间长了我觉得胳膊已经不是自己的,只是隐隐约约觉得两只胳膊火辣辣的。看着排在我台前的客人,我心里其实在不停的骂,恨不得没有客人来,能让我歇几秒钟。可是客人越来越多,队排的越来越长,每个人都拿个碗等着。老板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我的动作太慢了。

晚上回到家,摸了模兜里的几张皱巴巴的钱,那是我一天的小费所得。躺到地板上,浑身都在痛,希望能把身上每一寸骨头都贴到地上。身上的白T恤已经变成黄色,透着一股汗臭,耐克鞋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上面都是油渍。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想起那第一次打labor工的感觉,还是记忆尤新。上个月我又回到美国开会。晚上吃完饭,一个人走到酒店对面的shoping mall里转。走到food court,看到那里竟然也有一个蒙古烧烤的摊子。虽然我已经吃饱了,还是去要了一份。我端着碗站在台子外面,看着那个亚裔小伙子卖力的用那个大铁铲在铁台上炒。他时不时的用手擦着额头上的汗。我掏了十块钱放到铁台边上的小费瓶子里,他看到后笑着对我说“thank you”,炒的更卖力了。我感觉又看到了当年我自己的身影。我虽然已经很饱了,还是把那一大盘的烧烤吃了下去,那滋味--酸甜苦辣全都有........

江中鱼 2005-05-10 17:53

很真实,很感人。

mengmengfat 2005-05-10 17:56

好文,看完后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都是好样的,不知道我自己有一天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努力打拼。

洛城小瞰 2005-05-10 17:59

喂,觉得好,给俺多加点儿声望嘛。呵呵! 好歹俺也当过一把掌铲的大师傅。

我觉得以前的经历都会是现在的珍贵回忆。现在的苦也将会是以后的美好回忆。

zhangyl 2005-05-10 18:08

不错,给你加声望了

zhangyl 2005-05-10 18:08

116-138,高兴吗?

qjdragon 2005-05-10 18:08

写的很好,给你加.

mengmengfat 2005-05-10 18:11

引用:

作者: 洛城小瞰
喂,觉得好,给俺多加点儿声望嘛。呵呵! 好歹俺也当过一把掌铲的大师傅。

我觉得以前的经历都会是现在的珍贵回忆。现在的苦也将会是以后的美好回忆。

唉,小洛有所不知,我现在被限制了,加不上你的分分。

你说的没错,现在的苦就是为了以后的甜。:wdb17::wdb9:

洛城小瞰 2005-05-10 18:12

引用:

作者: zhangyl
116-138,高兴吗?

高兴高兴,咧着大嘴笑呢。

zhangyl 2005-05-10 18:25

引用:

作者: 洛城小瞰
高兴高兴,咧着大嘴笑呢。

感受颇多

jojo133 2005-05-10 18:42

煽情.看后眼泪汪汪.加声望.

跟跟 2005-05-10 19:44

每次看到这样的文章,就会不由想到今后的自己。

加声望支持一下楼主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

缤纷落叶 2005-05-10 19:55

吃的苦中苦 方为人上人 如果没有当年的经历也就没有以后的努力.........支持楼主......给你++SW

sici 2005-05-10 20:03

感动, 眼湿湿..

T光之翼 2005-05-10 20:35

虽然我只做过些小的零工,比如填调查表,发传单什么的。但是现在毕业了,看到那些学生在做这些事总是会不厌其烦的能帮就帮,总像是看到了以前的影子。要尊重其他人的工作。(当然不法的事除外。。。)

缤纷落叶 2005-05-10 22:00

今天的努力为的是更好的明天...............

magicow 2005-05-11 01:57

写的好啊!! 加声望!!

FCH 2005-05-11 03:34

好贴!加声望!!!

另外,跟跟,你既然这么感动,就应该换 分量 大些的来加嘛!:)

FCH 2005-05-11 07:16

把下面这个类似主题的帖子也抄这里吧:

http://post.iask.ca/canadameet/topic/12002

两个帖子都加精华啦。

suny 2005-05-11 10:10

好,加声望,就算当年打工的小费吧,尽管我没机会品赏上你亲自掌铲的烧烤,但味道一定不错。

zoexue 2005-05-11 10:15

我现在就在做Labour工,看着每天有进账,心里感到安慰好多!
加声望了!

liulq 2005-05-11 10:25

俺也看得要掉眼泪,给加声望!没吃过苦的人也希望有一天打累脖工,但愿能克服所有的的苦难磨砺自己!

cynthialxl 2005-05-11 11:35

啥也甭说了,眼泪哗哗地。。。。

给你加声望!

jessiema69 2005-05-11 19:11

好感人.



引用:

作者: 洛城小瞰
我第一次打labor工是七年前。那时候我在美国读书。我们那时候的留学生还都是去餐馆辛苦赚学费的。不像现在的留学生,都是开跑车住豪宅的。我那时刚到美国一个星期,托朋友介绍了一份餐馆的工。因为没有餐馆的工作经验,只能干些粗笨活。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吃过蒙古烧烤?就是你自己拿碗盛了各种的生的肉和菜及调料,然后交给一个大师傅。那个师傅就在一大的圆铁台上用一个大铁铲来炒这些肉菜,炒完以后盛出来给你。我就是做那个掌铲的大师傅。因为这份活纯粹是体力活儿,不需要什么经验,所以台湾老板娘就安排我做这个了,当然没客人的时候还要到厨房负责切肉切菜什么的。

第一天去干,我兴致很高,特地穿了一件白T恤杉(老板要求穿白的,显干净。),牛仔裤,耐克鞋。才干了一天就累垮了。从早上七点半到晚上11点半。两只胳膊的小臂上都是被油溅出来烫的小泡,眼睛也被烟熏的像两个红柿子,很痒很痛,不停的流眼泪。因为笨手笨脚,被老板娘骂了无数次。例如,我不知道要开抽油烟机。老板娘冲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说是我想把她的客人都熏走。再着就是切菜切的太慢,形状不规则。(其实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切菜)那个大铁铲真的很沉,时间长了我觉得胳膊已经不是自己的,只是隐隐约约觉得两只胳膊火辣辣的。看着排在我台前的客人,我心里其实在不停的骂,恨不得没有客人来,能让我歇几秒钟。可是客人越来越多,队排的越来越长,每个人都拿个碗等着。老板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我的动作太慢了。

晚上回到家,摸了模兜里的几张皱巴巴的钱,那是我一天的小费所得。躺到地板上,浑身都在痛,希望能把身上每一寸骨头都贴到地上。身上的白T恤已经变成黄色,透着一股汗臭,耐克鞋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上面都是油渍。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想起那第一次打labor工的感觉,还是记忆尤新。上个月我又回到美国开会。晚上吃完饭,一个人走到酒店对面的shoping mall里转。走到food court,看到那里竟然也有一个蒙古烧烤的摊子。虽然我已经吃饱了,还是去要了一份。我端着碗站在台子外面,看着那个亚裔小伙子卖力的用那个大铁铲在铁台上炒。他时不时的用手擦着额头上的汗。我掏了十块钱放到铁台边上的小费瓶子里,他看到后笑着对我说“thank you”,炒的更卖力了。我感觉又看到了当年我自己的身影。我虽然已经很饱了,还是把那一大盘的烧烤吃了下去,那滋味--酸甜苦辣全都有........


移民前线 2005-05-12 00:30

楼主还有什么感慨、体会、快乐拿出来和偶们分享分享!

sqzr 2005-05-13 14:30

感动中~~~~~~~给你加声望了。

masjhw 2005-05-13 18:46

很感人

我是猫 2005-05-13 21:48

这种帖不加声望还给什么加SW呢?

hannahchen 2005-05-13 22:12

在加拿大没有吃过蒙古烧烤, 但是在美国的时候去吃过。
说实在的, 虽然每次都付小费, 但有时也想, 这种店还付小费, 真是的!
看了楼主的贴子。。。
以后还是能高就高吧。

NUJUOHZ 2006-05-31 08:44

都不容易啊

但是的确是这样,再苦的日子,若干年以后回顾,都会觉得是美好的回忆,人生就是这样

飞雪聆箫 2006-05-31 13:40

其实打工也有快乐的,象我们这里新来的一个人,家里从来不做饭,她也很久没有上过班了。今天婆婆和她说在这里做工很辛苦,她说不苦,每天能和大家说话,很开心。

她真的是很开心,工作也很卖力气,从来没有说过辛苦,也许是心情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