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家园网


加拿大家园论坛 > 临行准备 > 短登归来,感触很深的一件事

短登归来,感触很深的一件事
克雷地安 2004-11-10 13:05

十一短登,经历了一次人生转折,有很多话想跟移友门讲,但我想最早讲的是在加拿大的一件很令人感动的小事。
我住在Burnaby,离Metrotown很近,孩子登记小学要到Burnaby教育局去办,教育局在KAIKIN路5000多号。
冒着雨,我们一家三口出发了,很快找到了KAIKIN路,但想不到的是我们走到头也才是4000号,我们不知所措。
可以想象我们悲惨景况,雨越下越大,我们身上都淋湿了,鞋里进水了,裤子湿了半截。9岁的儿子直叫唤。
庆幸的是,在2000号Burnaby医院旁我们碰到了马太太,老家在广东,在加拿大生活了几代的老移民。起初我们只是问一下路,但马太太很友好的帮我们打电话询问,知道地址后又开车送我们到教育局。原来路中间隔了一个几里地的公园。
非常感谢马太太,事随小,但我感到了一种精神上的升华。国内我有车,也经常碰到问路得人,但我决不会开车送他们,因为上当上多了,躲还躲不及呢。
民风啊,希望有一天我们国内也能互相帮助而不会上当。我曾给过一个自称丢钱大学生车票钱,但10天后又在车站给我要钱回家时,我知道我上当了。我送过一个小学生回家,小学生的妈妈非说我撞了他孩子,不然怎会送孩子回家呢,多亏孩子大了给我洗清冤屈。太多了,中华民族怎么了,是不是好人都移民走了。
短登归来,从入关、带钱、填表都有很多经验,有时间给移友门交流。

admin 2004-11-10 13:15

克雷地安,谢谢你share你的经历和感悟. 笨笨completely uderstand你所说的一切. 大陆现在有的这些问题,只能说是社会和制度公开的伤口,笨笨不认同由此而得来的民族性,精神,素质之类的推论.
笨笨一向明哲保身,缺乏同情心,但我心里支持那些人,因为这就是生活!

lucky 2004-11-10 13:20

同意笨笨。我也相信文明是有周期性的。我们现在所处正是谷底。中华文明有自我修复能力。我们生不逢时是我们的宿命

波浪谷 2004-11-10 13:50

引用:

作者: 克雷地安
十一短登,经历了一次人生转折,有很多话想跟移友门讲,但我想最早讲的是在加拿大的一件很令人感动的小事。
我住在Burnaby,离Metrotown很近,孩子登记小学要到Burnaby教育局去办,教育局在KAIKIN路5000多号。
冒着雨,我们一家三口出发了,很快找到了KAIKIN路,但想不到的是我们走到头也才是4000号,我们不知所措。
可以想象我们悲惨景况,雨越下越大,我们身上都淋湿了,鞋里进水了,裤子湿了半截。9岁的儿子直叫唤。
庆幸的是,在2000号Burnaby医院旁我们碰到了马太太,老家在广东,在加拿大生活了几代的老移民。起初我们只是问一下路,但马太太很友好的帮我们打电话询问,知道地址后又开车送我们到教育局。原来路中间隔了一个几里地的公园。
非常感谢马太太,事随小,但我感到了一种精神上的升华。国内我有车,也经常碰到问路得人,但我决不会开车送他们,因为上当上多了,躲还躲不及呢。
民风啊,希望有一天我们国内也能互相帮助而不会上当。我曾给过一个自称丢钱大学生车票钱,但10天后又在车站给我要钱回家时,我知道我上当了。我送过一个小学生回家,小学生的妈妈非说我撞了他孩子,不然怎会送孩子回家呢,多亏孩子大了给我洗清冤屈。太多了,中华民族怎么了,是不是好人都移民走了。
短登归来,从入关、带钱、填表都有很多经验,有时间给移友门交流。

心灵再次得到净化。敬礼!

克雷地安我也是很同感呀。搞不清楚传说中的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是怎么回事儿。我帮一个朋友的孩子交上钱住上院得以及时救治,出院后,那个朋友带着孩子跑了。我有事了,要用到钱,打电话都找不到、也不回电话。那是朋友呀!在马路上,看到交通事故,我把孩子送往医院,家长来后扣住我不放,理由是不找我找谁。这些事儿,好像在小说中、电视里才能看到。但却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呀。我真说不好,我们的文明古国是怎么一回事儿。

2004-11-10 14:01

笨笨说的对。我也有同情心,我也想帮助别人,但我还是要明哲保身。。。

677 2004-11-10 14:03

把你的宝贵的经验告诉我们

dolapeople 2004-11-10 14:14

波浪谷,在国内真的是好人难做.我有一次在公交车上让座给老人,反而让他骂了一顿说我不让开,他老人家踩在我的脚上,我没吱声,让他座好我才告诉他你踩着我的脚了我如何动得开?他还不认,让他看看我的鞋面才不再骂我.你说是不是好人难做.

山里红 2004-11-10 14:31

给希望工程捐款,挑了一个家庭最困难的作为扶助对象。钱是通过报社转给乡政府的。好长时间音信皆无,遂打电话给那所小学,答复是查无此人!啊!可怜的“大眼睛”,竟然有人忍心玷污那纯洁的眼神!呜呼哀哉!

dawn0065 2004-11-10 14:48

首先祝贺短登顺利归来!!

我们生活在一个转型时期,同意生不逢时的说法,多少年强调集体国家的利益,忽视个人、家庭的需求,很突然地转道商品经济社会,人人对金钱、利益的疯狂追求,导致精神世界严重退化,该检讨的是这个社会,这个社会的成员,也就是我们自己。

不要怪别人做得不好,我们自己也做得不好。谁又没几件违心的事?!

所谓见利忘义,也许还没有见利就习惯性地忘了义,即使想起了义,利足够大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了义?

说下去又快涉及社会及政治问题,不讨论了。关键是我们怎么才能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不为追求名利而生活。之所以我们生不逢时,是我们短期内看不到平和回归的那一天,也许加拿大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兔八哥 2004-11-10 15:00

! :wdb1:

山里红 2004-11-10 15:01

但愿如此!

apple3800 2004-11-10 15:11

在国内哪个不是被骗了几回之后才失去同情心的,现在我表面上已是铁石心肠,暗地里总会想是否那认真的需要帮助。。

sisi 2004-11-10 15:15

我也有同情心,我也想帮助别人,但我还是要明哲保身。。。
:wdb10:

kh 2004-11-10 15:44

有同感啊!
巧的很,我们7月初短登时也住在Burnaby 的Metratown一带。有天也是给女儿选学校,我们先去了Burnaby south,从那儿出来到另一所中学Burnaby north去时迷路了。好不容易走到一个车站,赶快坐下歇歇脚翻看地图,当时车站没人,只有对面车站有一个西人男子也在等车。当绿灯亮时,我惊愕地发现他一瘸一拐的穿过马路走到我们面前,问我们需要帮助吗?当知道我们要去的学校后,耐心的给我们指路,告诉我们坐什么车能到那里。说完后他又一瘸一拐的回到马路对面等车。虽然在其他地方比如downtown 我们也遇到过主动来指路的人(只要你站在路口看地图或左顾右盼的,就会有人赶过来,问你是否需要帮助),但这个腿有残疾的先生让我们全家十分感动。
在国内就不说啦,印象最深的是十年前我刚来上海时,不认识路问人,常常遭白眼,不然就骂你乡下人,惨啊。不过现在上海人的素质提高很快,对外地移到这里的人友好多啦,这种现象也改变很多。

dawn0065 2004-11-10 15:55

我在伯明翰时有一天故意找一个在路边抽烟的“蓬客”问路,故意不明白他说的什么,他一怒之下带我走了500来米找到地方。我回来时,他已回到原地继续抽烟。

在爱丁堡,问一对年轻夫妇路,他们也不知道,立即拿出地图查找,还是不明白,女的和我们一起研究,男的到路边小店问,问明白后出来告诉了我们。唯一遗憾的是男的最后说了句:蛇又拉啦!!!

我爱枫叶 2004-11-10 20:41

就要登陆了,希望我们能遇到好人的帮助!
to dawn:那个朋克怎么惹你了? :wdb2: 连他也不放过! :wdb16: 至于最后的“撒油那拉”真让人不舒服。要知道日本这个民族在我心里是个可敬又可怕的民族---可敬的是他的团队精神;可怕的是他的侵略性和不知悔改!MD :wdb12: :wdb15:

futureshop 2004-11-10 21:36

有没有在加拿大遇见过当地白人借钱加油或买车票回家的骗子? 加拿大的骗子也不少.

枫叶飘渺 2004-11-10 22:31

坚信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wdb10: :wdb9: :wdb19:

一尘 2004-11-10 22:32

....................................

奔腾 2004-11-11 00:20

好的制度可不可以让坏人变好我不知道, 但坏的制度可以让好人变坏我倒是看到不少。选择用脚投票实出无奈,我再也不想生活在一个道德沦丧的社会里。 :wdb30:

恍然如梦 2004-11-11 00:28

最近的一天傍晚,在景田北附近散步,遇到两个背着行李的年轻人。先是纹路搭讪,然后说投靠老乡,没找见人,要钱吃饭。犹豫一下,没掏钱,不过总担心他们也许真正有困难。第二天,遇到两对同样理由的,第三天竟遇着三对。居然是有组织,有策划的行动。

波浪谷 2004-11-11 01:01

引用:

作者: kh
有同感啊!
巧的很,我们7月初短登时也住在Burnaby 的Metratown一带。有天也是给女儿选学校,我们先去了Burnaby south,从那儿出来到另一所中学Burnaby north去时迷路了。好不容易走到一个车站,赶快坐下歇歇脚翻看地图,当时车站没人,只有对面车站有一个西人男子也在等车。当绿灯亮时,我惊愕地发现他一瘸一拐的穿过马路走到我们面前,问我们需要帮助吗?当知道我们要去的学校后,耐心的给我们指路,告诉我们坐什么车能到那里。说完后他又一瘸一拐的回到马路对面等车。虽然在其他地方比如downtown 我们也遇到过主动来指路的人(只要你站在路口看地图或左顾右盼的,就会有人赶过来,问你是否需要帮助),但这个腿有残疾的先生让我们全家十分感动。
在国内就不说啦,印象最深的是十年前我刚来上海时,不认识路问人,常常遭白眼,不然就骂你乡下人,惨啊。不过现在上海人的素质提高很快,对外地移到这里的人友好多啦,这种现象也改变很多。

对上海人,我不同意KH的说法(别有意见哟,也许我的感受与你的不同)。上海的火车站,给人指路的人很多,都很热心,只要你在那里东张西望,肯定有人上来问你是否需要帮忙。一次,我要从上海西站乘坐某路公交车,那站点就在眼前,愣是没看见。后来,过来一个人要帮助我。我就把我要找的公交车告诉他了,人家马上热情地说,给2元钱,把你送到。不巧,那路公交车的站牌此时进入了我的眼帘,那人失望地离开了。从事这工作的都是职业性的,离开车站后,在马路上见到人,客气一下,礼貌地向人求助,他们还是很友好的。所以还是不能说上海大多数人的问题。应该讲,他们多数还是好的。不过就是部分年龄大的人不会说普通话,经常听不懂。
这正是我十年前的感受。一晃十年过去了,上海变化很大的,可惜一直没机会去看看。

kh 2004-11-11 11:03

波浪谷:你好
其实没别的意思啦,事实上我很爱上海,在这里生活了十来年,上海给与了我很多。因为把它当成了第二故乡,才希望它在日益现代化的同时在人的素质方面也能赶上世界一流城市。也许刚好我当年碰上的几件事印象太深吧,或许刚好这样的人让我碰上啦。呵!呵!说不清啦。

dawn0065 2004-11-11 11:52

TO叶子:不是他惹我,我是故意的,看看这种边缘人的文明程度,因为从小毕竟受过教育(不仅是学校,也包括家庭社会),只要好好说,还是挺有礼貌和愿意帮助人的。而且,这种人不一定受的正规教育就少,只是反叛,以前国内哪里见过“蓬客”?也是好奇。

当然,国外的人不都是那么文明,也有丑陋的家伙。我在温哥华遇到过朝我竖中指的白人,原因是嫌我车开慢了,他跟在后面不爽,其实我的车速已经是110迈了(限速90,快速路),估计这家伙有什么不爽的事,比如奔丧什么的。超我的时候,在傍边伸出手来竖中指,本人也不客气,回敬一个!!!

波浪谷 2004-11-11 13:19

嘿嘿,刀侠(dawn)损人的功夫比我厉害多了。嘿嘿,在网上看过谁说北京人骂人不用脏字,不理解。现在明白一点了。不好,不能这样说了,这里的北京人一会儿要拍砖头了。我要跑了!

临跑前,我还要说其实很喜欢北京,倒是不习惯大上海。可能是南北方生活习惯的原因吧。

2004-12-22 10:51

很多年前,姑姑在马路边看到一个受伤的阿婆坐在地上,出于好心把阿婆送到医院,帮她通知了家里人,结果她儿子女儿一到,阿婆反脸,说姑姑的自行车把她给撞伤的。后来打起了官司,姑姑输了,得赔阿婆八千块。当时的八千块对靠工资吃饭的人来说,几乎是不吃不用也得存上四五年的数目。姑姑花上好多年才把那笔债给还上,姑夫也为了这事差点跟她离婚。
从那以后,家里人时常告诫我,好心人做不得,如果看见受伤的人,得装作没看见,就算那个人求你,也不要理会。

yubeast 2004-12-22 17:44

也许这就是我们要移民的原因!我不敢说自己有多无私,但楼主碰到情况也遇到过。

cadmus 2004-12-22 20:34

人与人的关系,与距离有关。

在沙漠中,你遇到一个人,你会激动得晕过去。在外滩,你会恨不得把挤满长堤的人都推进黄浦江。

加拿大,一直地广人稀,能见到几个人?假设每天一个人来找你问路,头十天,你兴奋,过十天,你平淡,再过十天,你爱理不理,再过十天,你厌烦。这种机会,在上海北京,特别是火车站,随便就可以成立。可在加拿大,你就是跑到温哥华机场,堵着每一个出来的旅客想别人问你路,也绝不可能每天一个的持续40天。

25年前的中国,几家人共用一个厨房,一院子人共用一个厕所,能不产生矛盾才怪了,“吃”和“拉”,是人生最重要的两件事,而且是等不得的事情,却又偏偏是时间最集中的事情。可......经年累月的天天排队用厨房,排队上厕所,再文明的人几年下来都会疯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又如何好得起来?

加拿大房子大,人少,一屋子经常就一个人住,那种寂寞,能不让你见到别人问路时,热心的带路?

教育可以起些作用,但不是最重要的。加拿大的大城市的年轻人,涂鸦,吵闹,大呼小叫,吐痰,横穿马路,开车不避让行人,占位不让座,脚踩到对面的座椅上,嘿嘿,越来越向中国靠拢。

人与人之间想要“友善”,就一定需要“空间”。

swli 2004-12-22 22:26

这才是移民最关键的问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新起点 2005-03-24 17:44

[quote=克雷地安]十一短登,经历了一次人生转折,有很多话想跟移友门讲,但我想最早讲的是在加拿大的一件很令人感动的小事。
我住在Burnaby,离Metrotown很近,孩子登记小学要到Burnaby教育局去办[quote]

上学不是直接找学校吗?要先去教育局吗+

eli8 2005-03-24 18:21

never know DOWN is from beijing. me too.

竹竿 2005-03-24 19:51

在每一个社会里, 市民平均素质的提高是需要一个漫长的时期的. 我相信, 我们中国, 在将来的某一个时候, 也会达到一个很好的水平.

marry0 2005-03-25 08:04

引用:

作者: 恍然如梦
最近的一天傍晚,在景田北附近散步,遇到两个背着行李的年轻人。先是纹路搭讪,然后说投靠老乡,没找见人,要钱吃饭。犹豫一下,没掏钱,不过总担心他们也许真正有困难。第二天,遇到两对同样理由的,第三天竟遇着三对。居然是有组织,有策划的行动。


确实呀!这是深圳司空见贯的了!

zzduanwei 2005-03-25 17:31

ding

ynkmwlj 2006-09-15 15:09

引用:

作者: lucky (帖子 18687)
同意笨笨。我也相信文明是有周期性的。我们现在所处正是谷底。中华文明有自我修复能力。我们生不逢时是我们的宿命

:wdb10: :wdb10: :wdb10: :wdb10: :wdb10: :wdb10: :wdb10: :wdb10: :wdb10: :wdb10: :wdb19: :wdb19:

sammi 2006-09-16 03:57

引用:

作者: lucky (帖子 18687)
同意笨笨。我也相信文明是有周期性的。我们现在所处正是谷底。中华文明有自我修复能力。我们生不逢时是我们的宿命

I agree with you

前生为鱼 2006-09-16 04:10

是很可怕啊.

新来的 2006-09-16 04:18

引用:

作者: 波浪谷 (帖子 18704)
心灵再次得到净化。敬礼!

克雷地安我也是很同感呀。搞不清楚传说中的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是怎么回事儿。我帮一个朋友的孩子交上钱住上院得以及时救治,出院后,那个朋友带着孩子跑了。我有事了,要用到钱,打电话都找不到、也不回电话。那是朋友呀!在马路上,看到交通事故,我把孩子送往医院,家长来后扣住我不放,理由是不找我找谁。这些事儿,好像在小说中、电视里才能看到。但却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呀。我真说不好,我们的文明古国是怎么一回事儿。

上梁不正,下梁弯。政府这样,老百姓也只能这样了。

zhanglf 2006-09-16 16:06

坚信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希望我们都能碰到这样的好人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