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家园网


加拿大家园论坛 > 多伦多精华版 > 枫叶为什么这么红(之一):我的移民之旅

枫叶为什么这么红(之一):我的移民之旅
徒步行走 2005-12-27 13:17

以下是我登陆多伦多后的这几天里写的一些文字,与大家共享。
枫叶为什么这样红
----献给我的亲人和关心我的朋友

一、渐入加境

转眼已是到达多伦多的第五天。才刚过下午5点,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阴沉沉的,仿佛又在酝酿一场新的大雪。时差效应还在发着余威,妻子和儿子早已睡熟,不知是快接近午睡的尾声,还是今晚睡眠的前奏。四周弥漫着在广州久违的安静,只有闹钟清晰的滴答声,如果不是闹钟的显示,你会以为夜已深,梦已酣。安静是思想和回忆的催化剂,以我现在的环境和心境,正是坐下来梳理一下这几天来的经历的时候。
加拿大温哥华当地时间20051218的下午4时左右,我们一家三口抵达温哥华,第一次踏上了加拿大的土地。这是一次奇特而怪异的航程:由于飞行时间长,加上时区差异,在飞机离开香港后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一直懵懂而昏昏然,我不知道飞了多长时间,只到现在,我和太太还在争辩在飞机上吃航空食品快食面的那一餐究竟是早餐还是午餐。打电话去加拿大航空公司就此问题进行咨询显然很荒谬,我不愿在加拿大航空公司面前暴露我们夫妇的低智商,并连累加拿大移民当局的能力和公信力受到置疑??如此弱智的人是如何得到加拿大移民签证的?因此,我们决定不去触及这一敏感话题,毕竟,快食面可以是早餐,也可以是午餐,甚至是宵夜也无不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顺利地抵达了来加拿大的第一站??温哥华。下一站则是我们真正的目的地多伦多。
[font=宋体]选择多伦多作为来加的居住地,不是因为我对多伦多了解太多,而是因为对加拿大了解太少。当初提出移民申请时,仅知道加拿大的四个城市,温哥华、渥太华、蒙特利尔和多伦多。而多伦多是知道得最早,也是周围的人知道得最多的城市,因此选择多伦多就很自然了。后来进一步了解,温哥华才是加拿大最好的城市,气候宜人,风景如画,并被联合国评为全球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第一名。但多伦多的两个多也不是浪得虚名,一是华人多,二是就业机会相对较多,饬礁觥岸唷倍匀魏我桓鲋泄?泼窭此担?抟捎兄旅?挠栈罅Γ?簿徒?徊郊岫?宋蚁录薅嗦锥嗟男拍睢U庵趾菁薜男那槭侨绱酥?苛遥?灾劣诘臂/FONT]AC018航班即将降落温哥华机场的时候,我的内心却不禁叫到:多伦多,我来了! 英国诗人雪莱说得好:“温哥华已经来了,多伦多还会远吗?”
但遗憾的是,雪莱毕竟是英国人,并不了解加拿大的国情,正如多伦多的冬天已经来了,春天却还遥远一样,从温哥华到多伦多的距离比我预想的要远了六个半小时??由于不敢恭维的加拿大移民官员的办事效率,我们错过了续乘原来班机的时间,必须再等六个多小时以乘坐下一班飞往多伦多的班机。其实完全怪移民官员的办事效率低我有点于心不忍,毕竟我们的转机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在这90分钟里,我们要办移民手续,拿行李,过海关,过安检,以及带儿子上厕所尿尿,没有一件事是时间可控的。现在想来,之所以落在后面,是因为一下飞机就忙着提行李,而不是直奔移民部领号排队办手续。来加国之前上“加拿大家园”论坛看过许多移民前辈们的贴子,相比之下我们的移民手续已经简化许多,比如不用再填写烦人的LIST OF GOODS TO FOLLOW,移民官问的问题愚昧而简洁,诸如你坐过牢吗,你曾经被加拿大政府要求离境吗,等等。排队的人也不多,唯一让人不爽的,就是当时最后一个环节只有一男一女两名工作人员在岗,男的是一个接近帅气的香港小伙,女的象是中东或印巴人,具体出处待考,唯一可确定的是一个小美人。靓女美男在一起显然不利于工作,他俩互相交谈的时间似乎比与新移民交谈的时间还多,而且他们坐的椅子肯定不舒服,否则没法解释为什么他们办完一个就进去里面的办公室坐坐或走走,或者就在办的中途不见了人影,让你象孟姜女一样盼夫早归,并油然而生对移民官员职业的神秘感和由衷的敬畏。
移民柜台上方的叫号牌显示出“674”号,这时一对年龄加起来估计有150岁的老年夫妇出现在柜台前,我看了看移民纸上贴的排队号??“679”,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知道原定的班机是铁定赶不上了。果然,老人家一直和小美人没完没了地练着口语,当一个年轻的小伙手持“677”号走向移民柜台时,墙上的挂钟显示为1630分,离我们下飞机正好一个半小时,我仿佛已经听见了AC018航班发动机发动的声音。这时,我反而不急了,淡淡地对太太说,“赶不上了”。“我们是最后一个”,太太回答。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有点失落:在网上认识并相约同乘一班飞机来加的广州黄灿辉先生一家已经早办完手续走了,在飞机上刚认识的来自深圳的彭彦小姐也已离开,同机的以投资移民身份来加的黄先生也不见了身影,突然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消散了,因为我惊奇地发现,妻子和儿子还在,他们居然没有离我而去。
上帝打救完所有该打救的人之后,终于想到了我,于是我们一家三口依依不舍地离开了IMMIGRATION OFFICE,夫妻两人象一个小型搬屋公司的员工一样,用推车推着六个30英寸的大箱和若干小箱小袋以及我的宝贝儿子混入了过机场海关的人流,并以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迅速过了关。
刚过了海关,正当我们不知该往何处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们怎么才来?”顺着声音的方向,我看见广州黄先生的太太抱着孩子无辜地站在5开外??天啦,他们一家也没赶上飞机。我倍敢欣慰地向她笑了笑说:“移民官办事效率太低了”。这时黄先生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大义凛然地对我说:“你们没来,我们也决定不走了,等你们一起走。”听了这话,我尝试着被感动一下,但没成功,毕竟要将玩笑话当真不容易。在黄先生的指点下,我来到加航的转机柜台,一位笑容可掬的洋小姐帮我办了手续,告诉我我们一家三口现在STAND BY,接下来的三班飞往多伦多的班机有空位就上,尽可能安排最近的一班,也就是说我们最少也得再等六个多小时。我没有任何抱怨,我为我的移民申请已经等了整整四年,六个多小时只是弹指一挥间。办完手续一回头,我又乐了,前面提到的另一位来自广州的投资移民加拿大的黄先生正萎靡地坐在不远处的座位上,看来他也舍不得我。后来才知道,大家都迟了几分钟,只有来自深圳的彭小姐及时地赶上了原定的飞机。
我们来到C52登机口,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三个小时后,信息屏幕上显示最近的一班飞机AC516晚点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候机室里的人越来越多。眼看还有三十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我仍没被通知有空位。我有点不放心,于是向登机口一位长得象中国人的工作人员询问。她看了看我手中的票,告诉我说已经为我准备了三张票,但只有两张的座位靠在一起,另一张是隔开的,由于转机处通知她我带着一个只有两岁多的小孩,她希望尽可能给我换到三张靠在一起的座位,让我再多等五分钟。听了她的解释,我第一次在加拿大真正地被感动,连声说谢谢,并表示实在没有的话,只要有两张座位连在一起也行。五分钟过去了,那位女士通知我换票,我看了看机票,15C28E28F。她并没有弄到三张座位在一起的,但我真的已经很感激了。
一上飞机,我赶紧将行李放好,先让妻子和儿子在28E28F的位子坐下,自己则占了28D,等着碰碰运气与这张座位的主人换位。不一会,一个老外来到了我的旁边,迷惑地看着我,我马上意识到鸠占雀巢。于是我礼貌地向他介绍了我的太太和儿子,提出与他换位。并向他解释,如果他不答应,我那两岁多的儿子发现他最可敬的爸爸不在身边,非劫机不可。正如我所料,我崇高的父性和儿子的暴力倾向深深地打动了他,他毅然绝然地向15C走去了。这个老外以自己的善良避免了一次恐怖事件。
温哥华当地时间11时左右,我们乘坐的AC516航班起飞了。顺着舷窗望下去,温哥华迷人的夜景呈现在我的眼前,下面灯火辉煌,一大片一大片的,与我曾经见过的别的城市的夜景不同,灯火整齐有序,倒有点不真实起来。可惜这一次不能在这个被联合国评为全球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好好逛逛。机场都没出,不能算是到过了温哥华。这样想着,突然徐志摩的那首“再别桥”在脑海中闪过,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轻轻地我挥一挥手,空姐推着食品车走了过来。“What do you need?”一个大块头的洋妹以职业的笑容看着我,并顺手递过一张餐单。太太及时地小声对我说:“好象是要钱买的。”我靠!第一次碰到航空食品要出钱的,该不会是种族歧视吧!“你怎么知道?”我一边煞有介事地看着餐牌,一边小声地问妻子。“我看到前面的人掏钱了。”妻子回答。我马上看了看前面的那位,果然是一个华夏儿女,民族同胞。正当我准备就种族歧视问题发表演讲的时候,我的宝贝儿子发话了:“爸爸,我要吃快食面”。其实,我清楚地知道,当我儿子说他要吃快食面的时候,并不表示他真的要吃快食面,他只是想说明他知道空姐的食品推车上摆放的是快食面。但我无法在短时间内就这样一个复杂深奥的人文背景向空姐作出令人满意的解释,我更不愿在加拿大人民面前表现出我有虐待儿童的妖魔化倾向,因此,我在餐单上迅速瞟了一眼快食面的价钱:两加元,还可以接受,“Two cups of instant noodle.” 我掏出20加元给大块头洋妞,她将两小杯泡好的快食面放在儿子和太太的餐板上。接过空姐找的零钱,我第一次见到了加币中的几种硬币,为我在多伦多打公用电话做好了物质上的准备。
多伦多当地时间18日清晨7时左右,我们出现在多伦多机场。由于在温哥华已经清关和办完相关的移民手续,我们只要提取托运的行李便可走人,心情一下变得轻松许多。来到取行李处,妻子留在一旁照看儿子和随身携带的N件行李,我则准备在多伦多打第一份义工----搬运自己托运的六个大箱。曾在“加拿大家园论坛”的网站上看过网友的帖子,知道多伦多机场的行李车要付费,我便在收费机投了一元的硬币,取了行李推车,来到传送带旁,耐心地等待自己的行李。由于行李推车是我花了一个大洋租来的,所以不敢大意,谨慎地环顾四周,看看旁边的人有没有抢我推车的企图。我的右边是三个留学生模样的中国女孩(再次验证多伦多华人无处不在),我下意识地向妻子站着的方向望去,她正抱着儿子温柔地看着我,于是我暂时打消了与这三个中国女孩搭讪的念头。再向左边瞟了一眼,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的洋妞满面春风的向我迎面走来,从她的眼神和步子的方向判断,她分明是为我而来,我赶紧绞尽脑汁去回忆自己是否曾有过一位洋亲威或洋女友,并思忖着等她走到我面前时,我是行吻礼、抱礼还是注目礼。正当我心乱如麻、犹豫不决的时候,维纳斯在我半米开外站住,突然深情地一拥而上,抱住了我左边的一个老外,只听得“UMMMMU―UHA”的一声,亲吻在五秒之内结束。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感谢旁边的洋小伙帮我做出了决定,解决了我到达多伦多后的第一个棘手的问题。
不一会取了行李,推到一旁照旧让妻子看着,我则赶紧去找公用电话,向接机的朋友通知我的大驾光临。其实也算不得是朋友,只是当年我委托中介帮我办的移民,免费接机服务是合同的一部分。电话接通了,接机的雷先生已经在机场附近,他让我推着行李从A出口出来,穿过第一条出租车专用道,在第二条车道旁等他。遵照他的指示,我们一家三口推着行李向A出口走去。来到门口,自动门打开,一阵寒气扑面而来,街道旁堆着被铲掉的积雪。雷先生和他的车子已经到了,他招呼着我的太太和儿子先上车,然后帮着与我一道将行李一一搬上车。坐在车的前排,系好安全带,望着车窗外通往前方的路,我仿佛听见自己说:多伦多,我真得来了。

地下党
汽车很快驶上了高速公路,向我的租房奔去。以前同事的太太伍大姐来加拿大已经两年,我为了能早点安顿下来,在国内的时候托她为我物色了住处。那是一个位于SCARBOROUGH地区的HOUSE,房东住上面,我租的是地库。从机场去我的住处还有不少的距离,一路少不得与雷先生聊上几句。雷先生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些,象一个不足40的人,但他声称女儿已经上大学,证据是耳角的头发已经发白。白头发当然不能作为上了年纪的可靠证明,但雷先生那幅朴实的眼镜下那双同样朴实的眼睛闪烁着真诚的光芒,使我愿意相信他没说假话,就象我相信他说他的正式职业是卡车司机一样。事实上他的确是个好人,一路上不断地与我儿子交谈,反复地告诉我儿子“快到了,快到了”。因为按照加拿大的法律,儿童乘车时必须坐在专用的靠椅上,再系上安全带,我那放荡不羁的儿子显然受不了这种好心的束缚,不停地嚷着“不舒服”,并不惜以尿尿相威胁。我和妻子只能一个劲地奉劝儿子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车窗外,天空灰蒙蒙,大地白茫茫,树木光秃秃,公路旁低矮的建筑装饰着这城市的风景,除了视野开阔外,却不见国际大都市的气派。不过眼前的景象却并不能让我失望,再高的高楼都不是我的,我现在唯一关心的是,我的住处是怎样的呢?
(未完待续)

fzhcl 2005-12-27 13:54

恭喜开始全新的生活

小南瓜 2005-12-27 13:54

瓦,又来了一位写手~~期待~~~

hongke 2005-12-27 14:12

像你们这样的应该直奔多伦多,又有小孩和那么多行李,跑到温哥华作什么?

徒步行走 2005-12-27 14:18

引用:

作者: hongke
像你们这样的应该直奔多伦多,又有小孩和那么多行李,跑到温哥华作什么?

给买到直飞的票我也不想去温哥华。当时签证快到期,不走又不行。难哪

hahaxiao 2005-12-27 15:51

楼主文采没得说,好。

今天声望透支,明天补上,楼主继续哦

雨打荷花 2005-12-27 16:17

jingcai! waiting for more!!!!!!!!!

emace_oliver 2005-12-27 16:29

好文笔!

雨打荷花 2005-12-27 16:53

看得出LZ很幽默,热情,期待更精彩的下文!

bluechipyan 2005-12-27 17:30

好文章,希望楼主接着写

wingwinggg 2005-12-27 19:41

写得好.

永永 2005-12-27 20:19

棒!!!我等着拜读下文.

sofia 2005-12-27 20:46

:wdb11: 看来影子同学有伴儿了,多伦多板块有福了,希望有更多的精彩文章。:wdb17: 谢谢。

bullnew 2005-12-27 20:57

引用:

作者: 徒步行走
给买到直飞的票我也不想去温哥华。当时签证快到期,不走又不行。难哪

:wdb2: :wdb2:看不明白?

jedi 2005-12-27 22:12

写得好,真棒,期待ing.....

焊条 2005-12-27 22:24

加分!静待...

gama 2005-12-27 22:28

强帖!顶!期待中。。。

新驴 2005-12-27 22:40

天涯书记应该考虑将此藤子培养成为书记员,呵呵。

amyz8299 2005-12-28 00:12

期待中。

chenkj 2005-12-28 00:23

Welcome!!!

草里木 2005-12-28 00:45

好,DING!又一家入火坑的。欢迎来到加拿大这个大熔炉!

多伦多 2005-12-28 03:57

写得好。多伦多欢迎你。

tora 2005-12-28 07:37

去多伦多立脚,在温哥华安家。

小猫 2005-12-28 09:11

欢迎欢迎呀!

jedi 2005-12-28 17:28

引用:

作者: tora
去多伦多立脚,在温哥华安家。

这也是我希望的:wdb10:

rebecca_lun 2005-12-28 19:53

写得太精彩了,期待下文

peterduan 2005-12-28 19:54

好文章啊,期待下文!为你加分!

katti 2005-12-28 21:09

期待好文

reaper 2005-12-28 21:46

精彩啊!继续加油

tony1969 2005-12-28 21:56

恭喜

蔷薇叶子 2005-12-29 00:26

好看,加sw了,跟踪下去,发快快好么

go2canada 2005-12-29 01:53

呵呵,渐入佳境啊,好事多磨
希望一切顺利

yangson 2005-12-29 12:33

好极了

sentron 2005-12-29 14:27

LZ文笔很好,且用笔幽默,佩服。希望下下去,我会做忠实的读者。

sop 2005-12-29 14:36

写得不错!

JoyDivision 2005-12-29 15:16

好文

emace_oliver 2005-12-29 19:03

楼主跑那儿去了, 大家都等着下文呢.

richdha 2005-12-29 21:17

继续写。。。。

wuamy 2005-12-29 22:54

写得精彩,期待下文。

徒步行走 2005-12-30 03:36

近日忙着睡觉倒时差,购物,办理手续,熟悉环境,用以码字的时间已不多。上网见诸多朋友对本人厚爱有加,期待续文,顿时热血上涌,大有为知己者死的派头,赶紧将第二节写完,以回报万一。并争取以后能及时向各位汇报本人一家在加进展情况,让领导和同志们放心。祝各位新年大吉!以下为拙作:

(枫叶为什么这样红<续>)

二、 地下党
汽车很快驶上了高速公路,向我的租房奔去。以前同事的太太伍大姐来加拿大已经两年,我为了能早点安顿下来,在国内的时候托她为我物色了住处。那是一个位于SCARBOROUGH地区的HOUSE,在WARDEN大道附近,房东住上面,我租的是地库。从机场去我的住处还有不少的距离,一路少不得与雷先生聊上几句。雷先生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些,象一个不足40的人,但他声称女儿已经上大学,证据是耳角的头发已经发白。白头发当然不能作为上了年纪的可靠证明,但雷先生那幅朴实的眼镜下那双同样朴实的眼睛闪烁着真诚的光芒,使我愿意相信他没说假话,就象我相信他说他的正式职业是卡车司机一样。事实上他的确是个好人,一路上不断地与我儿子交谈,反复地告诉我儿子“快到了,快到了”。因为按照加拿大的法律,儿童乘车时必须坐在专用的靠椅上,再系上安全带,我那放荡不羁的儿子显然受不了这种好心的束缚,不停地嚷着“不舒服”,并不惜以尿尿相威胁。我和妻子只能一个劲地奉劝儿子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车窗外,天空灰蒙蒙,大地白茫茫,树木光秃秃,公路旁低矮的建筑装饰着这城市的风景,除了视野开阔外,却不见国际大都市的气派。不过眼前的景象却并不能让我失望,再高的高楼都不是我的,我现在唯一关心的是,我的住处是怎样的呢?

汽车驶上了WARDEN大道,看到离我未来的住所已经不远了。过了一会,汽车拐进了一个街口,我的眼前呈现出一大片洋房,也就是国内所谓的别墅,加拿大人所谓的HOUSE。HOUSE们一间挨着一间,多为砖木结构,外观大同小异,有序地座落在冰天雪地之中,失却了印象中别墅的奢华与张扬,倒平添了几分质朴与宁静。街道两旁,除了冷杉和一二种叫不上名字的树,其他的树木一律被风雪扒光了衣服,屈辱着裸体示人。正当我欣赏着植物的裸体,咀嚼着树枝的骨感时,雷先生说道,“应该就是前面了”。啊,真的就是这一片别墅区吗?这意味着兄弟我即将入住高尚住宅区。这时我内心泛起了一丝只有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即将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中央领导人接见时才有的激动----瞧,我即将握住胡伯伯的手,那双手一定温暖,亲切,有力,还带着一点中南海特有的湿气。

汽车七弯入拐之后,在一栋两层楼高的HOUSE前停了下来。雷先生拔通了房东的电话:“梁太吗?你的房客已经到了。”不一会,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国少妇推开了门,微笑着径直走到我面前,用广东话向我问了好,并赶快将我太太和儿子让到屋里。雷先生帮我将行李一一从车上卸下,却并没有继续帮我将行李搬到地库的意思。由于不懂加拿大接机这一行的江湖规矩,我也就不便勉强,只好感激地与雷先生握了手,言不由衷地说麻烦了他一上午,早点回吧。雷先生走了,梁太太来了,在她热情的帮助下,我们俩蚂蚁搬家,将我所有的家当搬进了她的物业我的家。房东人性地让我们先歇着,租房之事稍后再谈。

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地库。可能传说有不同的版本,但我对眼前的这个已算满意,即使不是正版中的孤本,也应该是盗版中的善本。话说这地库分两房一厅一卫,目测之下,大房十二平方余,含入墙衣橱一个(既是大房,必为正房,为下榻之用),二房九平方余,亦含入墙衣橱一个(因本人暂时只有原配,并无二房,此房只能作储物之用),厅是大厅,三十平方余,在结构上一分为二,一侧摆放着沙发一长一短,是为客厅,一侧放着冰箱、炉具、抽油烟机、洗菜池,是为厨房,卫生间则五平方余,有洗手池一个,抽水马桶一具,浴缸一个。房间已粉刷一新,两间房都铺了地毯,整体干净整洁,只是家具太少,房子倒显得有些空荡。在入门旁的一间杂屋内,摆放着一台洗衣机和一台烘干机。

我本是对物质生活没有太多挑剔的人,见这地牢已能将就,于是向妻子投去征询的一瞥,“你觉得怎么样?”她看了看我,淡淡地说:“行,就这吧”。见主子准了奏,“喳!”,我领过懿旨,传了房东,从荷包里提了一千三百库银,付了前两个月的房钱,然后与房东签下五个月的不平等条约,恭送房东上了楼。眼见来加财产的一部分进了别人的腰包,心里泛起一丝不爽和不安:算算单租房一项,帐面每月四千五百人民币的亏空,而在多伦多找工作的希望又同中东和平的前景一般渺茫,真不知红旗还能扛多久。这样想着,不禁小叹了一口气,透过与地面齐平的狭小的窗户,抬头望向一方灰蒙蒙的天,找不着北,亦不知今夕是何年。前半生看惯了东半球的星空,后半生却要熟悉西半球的斗宇,曾经在红旗下宣誓,又将在枫叶下祈祷,上半场还是孔子在做裁判,下半场却让耶稣接过了口哨。只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为何一切都变了模样。

伤感片刻,回到现实,复又觉得这地库究竟还过得去。说便宜略显矜持,说太贵稍嫌夸张,我安慰自己,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决定了此时此地此房值此价。住在地下冬暖夏凉,住的太高反而有被恐怖分子劫机相撞的风险。凡事总有个开始,想当年“三个代表”也是从地下发展而来,进而地上,进而太空。咱先在这当一回地下党,待晴日,雪化风息,春暖花开,再复出不迟。

唏嘘有余,将行李整理停当,才上午11时不到,浓浓的睡意却已弥漫着整个房间,时差,时差,该死的时差,儿子早已睡下,我与妻子也是睡眼朦胧,意属周公。躺在席梦思上,突然想起古人所谓人生四大乐事:“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这两日一一体会,只是稍有不同,道是:地库昼作夜,过境报名时,久睛逢风雪,洋域遇华人。

emace_oliver 2005-12-30 11:05

好文笔, 不知还有下文没?

tora 2005-12-30 13:07

老弟的文笔这么流利,必不是久居地库的地下党人。建议慢点写,并申明版权所有,禁止转载,等三二年后,文成名就,也是著名作家,将来回流当个作协主席之类的。
不过,650刀如果地点好,的确不贵。如果在郊区,450刀就够了。

紫雾 2005-12-30 21:53

不一般的文笔,既活跃又缜密的思维必会有更美好的明天!:wdb9:

bobo99 2005-12-31 13:59

我本是对物质生活没有太多挑剔的人,见这地牢已能将就,于是向妻子投去征询的一瞥,“你觉得怎么样?”她看了看我,淡淡地说:“行,就这吧”。见主子准了奏,“喳!”,我领过懿旨,传了房东,从荷包里提了一千三百库银,付了前两个月的房钱,然后与房东签下五个月的不平等条约,恭送房东上了楼。眼见来加财产的一部分进了别人的腰包,心里泛起一丝不爽和不安:算算单租房一项,帐面每月四千五百人民币的亏空,而在多伦多找工作的希望又同中东和平的前景一般渺茫,真不知红旗还能扛多久。这样想着,不禁小叹了一口气,透过与地面齐平的狭小的窗户,抬头望向一方灰蒙蒙的天,找不着北,亦不知今夕是何年。前半生看惯了东半球的星空,后半生却要熟悉西半球的斗宇,曾经在红旗下宣誓,又将在枫叶下祈祷,上半场还是孔子在做裁判,下半场却让耶稣接过了口哨。只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为何一切都变了模样。

伤感片刻,回到现实,复又觉得这地库究竟还过得去。说便宜略显矜持,说太贵稍嫌夸张,我安慰自己,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决定了此时此地此房值此价。住在地下冬暖夏凉,住的太高反而有被恐怖分子劫机相撞的风险。凡事总有个开始,想当年“三个代表”也是从地下发展而来,进而地上,进而太空。咱先在这当一回地下党,待晴日,雪化风息,春暖花开,再复出不迟。

妙笔生花,LZ是北大中文系毕业?:wdb17: :wdb17: :wdb17:

徒步行走 2005-12-31 14:15

本人1994年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至于北大,心向往之。

sentron 2005-12-31 17:19

难怪有如此文笔。加SW了。

catica 2005-12-31 17:40

引用:

作者: 徒步行走
本人1994年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至于北大,心向往之。


厉害啊.....................遇到同校移友了:wdb20: :wdb20: :wdb20:

tora 2005-12-31 19:17

看来渐入“加”境之后,免不了要好事“多”磨了?

leo0804 2005-12-31 19:54

好文笔!加sw

bobo99 2006-01-01 12:06

你在网,接着写.

angle2003 2006-01-02 21:20

谢谢分享!

枫叶之秋 2006-01-03 08:41

好精彩的文章,希望你能坚持写下去,以后出版成书我一定买.也祈祷你能在加国未来的日子里风调雨顺.

bluelotus 2006-01-06 11:36

在温歌华转机,为何不顺路在温小住几日,可以更多了解一个城市.

徒步行走 2006-01-06 19:26

又是新年,向各位朋友道声新年大吉!
在此才发表了两篇文章,却得到许多朋友的错爱,心生感动,在此说声谢了。为感谢大家的鼓励,现推出枫叶为什么这样红之三,捧场的捧场,拍砖的拍砖。

枫叶为什么这样红之三

三、销魂刀

第一个将“DOLLAR”译作“刀”的人,绝对是个天才。按照“信、达、雅”的翻译标准,三项它全占了。就“信”而言,“DOLLAR”译作“刀”,既是音译,又是意译。音译自不待言,单看意译,早在战国时期中国已有刀币,以币种借代为币值,既忠实本意,又不失原创,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妙不可言。再看“达”的标准,放在语境中,“DOLLAR”之前无外乎都是数字,于是“ONE DOLLAR”就是“一刀”,“一刀”以上成了复数,只需音译成“N刀死”即可,畅快淋漓,顺达无比,绝无累赘绕舌之嫌。最后说“雅”,更是天衣无缝,一个“刀”字,道尽“DOLLAR”的本质,血雨腥风,快意恩仇,写实写意,“雅”得一塌糊涂。

哲学家古龙说得好,江湖即是人,有人就有江湖。移民加拿大,不过是离了武当,投奔少林,江湖还在,刀光犹存,甚至愈发凶险,因为此地高手云集,功力更加深厚。按照当今汇率,此地一“刀”虽然不及美国一“刀”大卸“八块”来的霸道,但“一刀七块”也绝对不是善辈。不过毕竟兵中多利刃,此刀最销魂,为了求得武林绝学,兵中宝器,试一试总是值得的。只可惜刀是两面刃,坊间常有江湖传闻,在寻找和争夺销魂刀的过程中,有人的确扬名立万,但更多的人魂飞魄散,从此在江湖中消失了。

作为新移民,在离开东土大唐的第三天,我便见识了“销魂刀”的威力。

话说我一家三口在当地时间1219日上午抵达多伦多后,在租来的地库中被时差催眠沉沉睡去。还没来得及为睡梦写一个序,下午1时左右,房东敲响了门,告知我旧同事的太太(也就是上文提到的帮助我们联系租房的伍大姐)将于半个小时后光临寒舍。于是赶紧威逼妻子利诱小儿起了床。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伍大姐进了房。前几次大家都是在电话中联络,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好心的大姐。大姐看上去很年轻,不象是一位有个十三岁女儿的人(看来加拿大的水土的确养人,上午见着的雷先生看着也比实际岁数小,在这里卖什么“今年二十,明年十八”的东东怕是没什么赚头)。她热情的目光里透露出女人特有的坚忍和聪慧,让你不由地对面前这位小巧的中国女子心生敬意。寒喧几句后,伍大姐提议带我们去附近的超市走走,买点东西,顺便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才想起自己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概没有,于是一家大小马上加衣添帽,上了伍大姐的车,向附近的华人超市开去。

伍大姐是位健谈的人,抑或是两年多的移民生活迫使她不吐不快,以至尽可能地将自己两年多的移民故事浓缩成一个五分钟的简介版,让一个才第一次见面的人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怀揣一百多万只身带着女儿商业移民来到加拿大,先在蒙特利尔折腾,后来多伦多挣扎,买了房子,所剩无几,曾被洋房东欺诈,又被语言障碍困扰,在国内红红火火的生意在这里续不上弦,朋友很少,所挣不多。“如果不是女儿想要留在这里的话,我一定会回去”。大姐为这个简短的故事的性质下了最后的结论。“下个月你先生辞职过来了,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我尽量轻松地说道,不知是在劝慰大姐,还是要安慰自己,好让自己心跳的速度在听了这个真实的故事之后能够慢下来。

我的心跳还没慢下来的时候,车子已经慢了下来。“我们到了。这里是华人开的超市。”其实不用伍大姐介绍,我也能知道我们到了。眼前一个很大的停车场停满了各式的小车,周围是一排紧挨的平房建筑,将停车场围了大半个圈。除了左前方的建筑挂着著名的黄色“M”标记和“McDonal”招牌外,其他的商铺的招牌一律是熟悉而亲切的中文,餐厅、书店、百货店、发廊、诊所、药铺……林林总总,让人仿佛又置身中国。正前方,一个比其他店铺大好几倍的低矮建筑,正是伍大姐带我们来购物的超市,但招牌上写着“丰华美食广场”六个大字,让人想起广州的美食街。

进了超市,只见货架上琳琅满目的中国制造,满屋子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将有限的几个老外淹没其中。扬声器里响起熟悉的粤语,正在以圣诞将至折扣优惠为借口引诱顾客购买用不着的商品。面对此情此景,我乐了,不曾想到隔了一个太平洋依然能够感受到祖国大家庭的温暖。然而自豪的微笑终究没能在嘴角挂住,我自己倒先挂了:我向身边的一包卫生纸随便瞟了一眼,靠,七刀多!一刀大卸七块,就是RMB五十多,真皮做的卫生纸也不至于这么贵吧!这加拿大的物价局怎么也不管管?(愤怒之后意识到人家政府编制不够,没设物价管理部门)。不知是刚下飞机不久没休息好,还是被这标价吓着,我一个趔趄,站立不稳,心血上涌,忙扶住购物车。两个星期前在国内换币的情景又在我脑海闪现。那天我去中国银行将人民币换成加币,去到时被告知要预约,第二天再来,当天的汇率是16.98,第二天换时涨到1:7.09,我抱怨一夜之间损失三千多,容我考虑,银行职员大我,换是不换,不换还涨。威逼之下,只能横下心来,用一袋钱换来一叠钞。自此之后,我落下一种怪病,凡见$字符,眼前便有一个斗大的“7”字晃悠,挥之不去,以至现在见到一个数字就立马知道它是不是7的倍数。

吓了一场,接下来的心情可想而知,购物变成了算数,越算越不爽。儿子爱喝的小瓶装的娃哈哈优惠价两刀半四瓶,河粉一刀二毛五一碟,泰国米九刀一袋(18),榨菜头两刀半一磅,蒜苗一刀九毛九一小把,辣椒一刀七毛七一磅,酥皮面包一刀一个,优惠价薯片五刀两包(这优惠价三个字是可以随便乱用的吗)……更让人着急的是儿子满超市跑,见了花花绿绿的包装就要,丝毫不顾及他爹娘的感受,害得我只能骗他吃了这个肚肚痛,喝了那个屁屁痒,一通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历尽奸心为自己在孩子面前树立起为父不仁的形象。

在超市挑挑拣拣、犹犹豫豫一番,来到收银处付了钱,没买什么东西,计有米、油、酱油、盐、糖、醋、粉、牛肉、鸡肉、卫生纸、梨、白菜、胡萝卜、辣椒、酸奶、饼干、面包等糊口必需品(卫生纸除外),连税共花去9872分,相当于人民币近七百元,我猜想,说给国内的朋友听,知情的人明白我买了四五天的伙食,不知情的还以为我在搞批发哩。一阵郁闷,仔细想想,其实这儿的东西也算不得贵,如果能找到工作,一个月哪怕赚个一千多刀,生活也已经过得去,毕竟都是几刀钱的东西,赚在此,用在此,以刀还刀,当不至吓出病来。看来要治好有“7”的幻觉的毛病,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工作。
这样想着,心情又晴朗起来。

后记:
此次之后,又曾用99刀买过一部小儿推车,以100刀买过一部20寸国产彩电,5刀多买过一幅多伦多地图,以及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体感觉这里的东西与国内相比,有贵有便宜,贵者居多,但若以工资水平综合比较,这儿可能更便宜。印象尤其深刻的是,这里打电话尤其是国际长途太便宜了,五刀可打去中国215分钟,从而更加突显出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丑恶而贪婪的嘴脸。想起中国电信的广告语:“沟通从心开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结果发现是少了一个字,也许,“沟通,从贪心开始!”才更符合其真实的形象。

tora 2006-01-06 19:48

safa

Peter_ZKH 2006-01-06 20:06

哈哈,刀!

richdha 2006-01-06 20:31

沟通,从贪心开始
形象~

bobo99 2006-01-06 20:45

贪心!写得好:wdb10: :wdb10: :wdb10:

Cyber_Breeze 2006-01-06 20:49

可谓刀刀见血!

bbjj 2006-01-06 20:53

写得真好,特别欣赏楼主的幽默感。

雨打荷花 2006-01-07 13:36

支持!

kentwang62 2006-01-07 15:30

文采很好!继续努力哦!

sentron 2006-01-07 17:51

建议接在第一部分后面写下去。

鸡毛狮王 2006-01-07 18:43

建议连接起来

alicewan97 2006-01-07 23:28

生动

Aim 2006-01-07 23:34

哈哈,短刀利牙,喜欢!

chenkj 2006-01-07 23:44

Perfect!

jedi 2006-01-08 00:57

再次加纷纷:wdb10: :wdb17:

lilianou 2006-01-08 06:54

销魂刀,真是太雅了!

beautyfish19726 2006-01-08 15:04

实在是不错

Bobo羊 2006-01-09 14:25

等着看下文!

emace_oliver 2006-01-09 19:11

好, 等着听下一回.

zhuming11111 2006-01-09 20:09

期待枫叶为什么这样红之四

wingwinggg 2006-01-10 15:06

等待下文。

楼主的描述实在太好了。

mlzhangcnnj 2006-01-10 23:49

非常好的文笔,楼主机智幽默,从容豁达,是个优秀中华子民的样子,表扬!

pauline_yu 2006-01-11 05:26

期待lz继续...

xs-sherry 2006-01-11 11:48

引用:

作者: 徒步行走
这里打电话尤其是国际长途太便宜了,五刀可打去中国[/font]215[font=宋体]分钟,从而更加突显出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丑恶而贪婪的嘴脸。

你买能达通,4.5元250分钟,华人超市都有!

elainelan 2006-01-11 13:32

好~~~鼓掌(((())))))

kelliewj 2006-01-11 18:32

LZ写的实在是太好了,让我哈哈大笑一回,期待下文。

枫叶之秋 2006-01-12 05:42

"自此之后,我落下一种怪病,凡见$字符,眼前便有一个斗大的“7”字晃悠,挥之不去,以至现在见到一个数字就立马知道它是不是7的倍数。"
"看来要治好有“7”的幻觉的毛病,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工作。"
这样想着,心情又晴朗起来。

呵呵,精辟之极.:wdb10: :wdb6: 好在我已找到工作,了不然,我还得晕一阵子..

雨打荷花 2006-01-12 20:59

lz 的每句话都被人拿来仔细玩味!

hy0102 2006-01-13 01:02

LZ真幽默

不觉 2006-01-13 18:08

good

喜欢春天 2006-01-14 22:45

祝LZ早点治好"7"字病---早点找到工作!

kind16 2006-01-16 03:25

佩服,佩服。
这么长的一篇文章,我可是从来没有写过。NEVER EVER.

hisensew 2006-01-16 12:54

文如刀锋啊。。。

戈多 2006-01-16 14:25

心态真好

两只小蜜蜂 2006-01-17 18:02

hao

amanda-zhang 2006-01-17 19:28

楼主文笔很好哦

爱喝奶的牛牛 2006-01-17 21:20

好文,期盼中

小林子 2006-01-18 09:55

下一片什么时候才可以看到呀?

徒步行走 2006-01-19 15:18

感谢喜欢我的文字的人,你的支持,我的动力。现贴出枫叶为什么这么红之四,比较短,下一篇可能会长一些。
欢迎有空时与大家MSN神侃。我的MSN: sayno30@hotmail.com

四、罪恶之卡

接着又过了两天黑白颠倒的日子。第三天,约了当初帮忙接机的雷先生带我去办“社会福利号码”卡,也就是俗称的“工卡”,有了它,就有了在加拿大工作的权利。

“社会福利号码”的英文是“SOCIAL INSURANCE NUMBER”,听起来人模狗样的,一旦缩写成“SIN”,也就成了“罪恶”。由此想起一个道听途说并经我添油加醋的有关英语缩写的笑话:一海龟派学子与一土鳖派学子当街相遇,互问门弟出身。海龟派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缩写为MIT),无可争议的名门望族,于是当仁不让,自报家门,劈头盖脸地一字一顿道:MIT,如同美国电影里常见的特工说FBI三个字一样神气活现。海龟派大概以为土鳖派会象听到“东方不败”的名头一般给立马镇住,却不料土鳖派非常不友好地一字一顿地回敬道:SHIT。海龟派一听,顿时心虚:嗯,SHIT?麻省理工都是SHIT,莫非此人在哈佛旁听了一天的课,或在牛津泡了两周的妞,抑或是在剑桥扫了三月的地?于是傲慢之态稍敛,拱手小心求证道:兄台果然雅人,这SHIT一词倒不直说,尚知讳忌,只是不知兄台究竟是当朝哪位学术泰斗的门生,却视麻省理工为金钱?这海龟派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洋装虽然穿在身,心依然是中国心,此时仍不忘用一下“视金钱如粪土”的典故。谁知土鳖派依旧不买帐,还仿佛怕海龟派听不清楚,比先前更加大声说道:SHIT。佛亦有火,这一次海龟派心生不悦,心想哪怕你是爱因斯坦的师傅爱新觉罗氏,你也多少应该给麻省理工学院留点薄面,怎能如此出言不逊,于是讥讽道:兄台左一个SHIT,右一个SHIT,难道兄台毕业于SHIT不成?海龟派正等着土鳖派难堪,不料土鳖派连连点头:正是,正是,敝人的确毕业于SHIT,也就是上海理工学院,大家同属IT一门,也算是半个把兄弟。

我未曾考证过有无上海理工学院这样一所学校,不过怀疑SHIT与上海理工学院有了干系,多半是新东方学校的那班英语贩子们为了逗客户开心而无中生有的原创。但无论如何,加拿大的SIN卡与罪恶的确在字面有染,只是有众多移民的心目中,罪恶有了新含义,变成了遭罪和可恶。这方面在加拿大与在中国有异曲同工之妙。

中加两国究竟如何异曲同工?万恶淫为首,且以娼妓作喻罢。在中国,许许多多来自较落后地区的愿意出卖自己体力或脑力的人,由于“三证”或者“四证”乃至“五证”“六证”不全,故不能在较发达的地区光明正大地谋上一份差事??色相出众且淫荡过人又如何,没有为娼的牌照妓院照样不敢要!抑或有幸“三证”乃至N证齐全者,好不容易入了老鸨的眼,进了妓院的槛,皮肉生涯三五年,偶有不幸者香消玉殒,有幸者多半人老珠黄,最终还得卷起铺盖走人,离开八大胡同。无他,谁让你没八大胡同的户口呢。实在要狠下心来留下也行,但自己的孩子跟着也没了从良的机会,入不了托,上不了学,真正成了有娘没爹的主:在一个许多人经手因而人人都可能有责任的事件中,也就没有人该付责任了,尽管孩子妈曾经付出过,尽管众嫖客曾经享受过。

反观加拿大,远比中国会做表面文章,无论语言、文化、肤色、地域,只要成了它合法的移民,妓院的大门就为你打开了,每人一张“SIN”卡,只此一证,别无所求,爱上哪卖上哪卖去。可实际远非这么简单。你说你在中国曾是艺妓,抑或歌妓,卖艺不卖身,技压群芳,名列头牌,西人老鸨问,有在加拿大接客的经验吗,回答没有,那就另谋高就吧。有老鸨心软者,指点指点迷津,让你找个政府或某团体、组织资助的怡红院,做个VOLUNTEER或是参加个CO-OP计划,只献身不卖身,三两月下来,也就有了第一次地加拿大挂牌的经验。你不信邪,觉得不能让人讨了便宜,于是再三声明自己曾是秦淮河畔的名角,经验丰富矣,西人老鸨再问,懂英语吗,你反问:PARDON?老鸨一时火起,心想这英语乃是在加拿大为娼的第一基本技能,你本事再高,我让你服侍MARK,你却让JACK给睡了,你收不到小费事小,别坏了我“红磨坊”的名声,于是喝到:GET OUT OF HERE!也就是一边凉快去的意思。说凉快转眼冬天就到了,你的银两已花得七七八八,可有点规模或象点样的妓院仍然不把你当艺妓看待。你终于耐不住寂寞,守不了晚节,自己说服自己放下身段,决定破了不卖身的戒。好在加拿大愿意接受卖身者的妓院倒不少,这样你很快找到了第一份实现不了你的自我价值却能带来金钱价值的LABOUR工。当然,偶有少数英语比母语还强的牛妓,与西人老鸨聊上两句,西人老鸨惊诧于这可人儿竟全明白自己的心思,而且声音也婉转甜腻,于是收在麾下,做了个以分钟计算收入的CALL女郎,得以保全了身体,也赚足了银票。说到CALL女郎,突然想起有人提到的社会不公:If a man talks dirty to a woman ,it's sexual harassment;if a woman talks dirty to a man it's nine dollars a minute 。
写到此处,不免黯然神伤,自己不也是这艺妓中的一员么?卖艺还是卖身的问题倒是其次,只可恨卖艺艺不精,卖身身子骨又欠硬朗,手不提四两,肩不挑半斤,尚通人话,鸟语不灵,在加拿大没有的工作领域游刃有余,于多伦多热门的就业空间寸步难行。列宁同志一个世纪前就帮我提出了我的问题:怎么办

lilianou 2006-01-19 16:11

这个比喻太绝了.

bjking 2006-01-19 21:46

好帖,支持支持!!!

tora 2006-01-20 08:39

白手起家,不亦乐乎?牛奶会有的,面包也是会有的。先学英语吧。

chengcheng 2006-01-20 12:35

好帖,加分分支持支持!!!

小林子 2006-01-20 13:15

支持!

chrisye 2006-01-20 15:46

牛!

phil79 2006-01-21 14:32

好玩!楼主看来是文科高才生,流失到加国实在可惜!不过,好贴的确值得欣赏!顶!

雨打荷花 2006-01-21 15:41

不懂!

两只小蜜蜂 2006-01-21 23:28

niu

jeff021 2006-01-21 23:34

幽默!

问题很严重 2006-01-21 23:48

期待!

zhuming11111 2006-01-21 23:59

继续~望你尽快找到工作~~~

sareehy 2006-01-22 10:49

还是母语写出来的文章读得出彩来,品得出味来呀!佩服佩服!

lily-t 2006-01-23 09:26

写得真好,期待下文,也有些许心酸.

wellssong 2006-01-23 10:12

这种长篇连载的帖子写得好了是很害人的
看到这里没有了
心理痒痒得难受

眼镜腿 2006-01-23 10:27

正规军就是正规军哈!支持!

gzwilliamtang 2006-01-23 10:58

引用:

作者: 徒步行走
本人1994年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至于北大,心向往之。

我也是中山大学94年毕业,2006年2月出登陆,有缘啊。

秋意浓 2006-01-23 11:17

有意思

皮皮包 2006-01-23 11:37

楼主的笔锋犀利幽默,期望分享到你更多的心情故事,加油欧!

ironnet 2006-01-23 12:09

期待下文,好文

una7466 2006-01-23 14:25

特逗!!!

fantasysky 2006-01-24 15:29

楼主写得不错啊!!

Wonder 2006-01-25 11:29

棒!加分!

lee9672 2006-01-26 15:06

厉害,佩服

徒步行走 2006-01-26 15:55

五、 圣诞大餐

SIN卡是在SCARBOROUGH的TOWN CENTER COURT办的,人不多,手续也简单,填了表,排了队,领了回执走人。见时间还早,我对带我来办SIN卡的雷先生提出非份之想,拜托他带上我一家三口去买个手机上户。在这个所谓的信息社会,交通工具和通讯工具都是必不可少的,只是在此时的现实条件下,电话是老婆,有钱没钱都可以先养一个,汽车是二奶,待条件成熟后再考虑不迟。雷先生爽快地答应了,问我心仪哪种。我说只听说FIDO公司有一种两年的合同,月费可选,手机FREE。本人向来向往FREE的生活,所以对FREE的东西一律偏爱,而且FIDO这品牌听起来也耳顺,有点象广州本田“飞渡”的名字,这样一来,电话和汽车两样都兼顾到了。

雷先生将我们带到了一家位于ORIENTAL CENTER的FIDO连锁店。经理是位年轻小姐,名叫JOEY,小脸蛋比任何一款最新式的手机都迷人,香港人,通晓粤语、普通话和英语。问明来意,JOEY让我出示枫叶卡或者工卡或者驾驶执照之类的以验明正身。我向她解释道,我和妻子是一对“新人”,初到贵宝地,一家三口除了三本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和三张移民纸外,她要的东西我一概没有,不过要提供身份证明的话,我们全家敢以性命担保,我完全可以证明我的妻子就是我的老婆,我太太可以证明我的儿子就是她的儿子,而我们的儿子也可以证明我们俩是他的亲生爹娘而非人口贩子。JOEY表示我们有护照和移民纸这很好,一家人之间的亲情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这还不够,因为本拉登不能为萨达姆作证,萨达姆也不可以为卡扎维辩护,如果枫叶卡、工卡或驾照都没有的话,那就提供信用卡吧。很显然,作为无业游民的我不可能有信用卡,而且象我这般信用卓著的良民,从来就不用那东西,我这张诚实而憨厚的脸,本身就是信用的明证。不过JOEY倒提醒了我,我身上有一张CIBC的CONVENIENT CARD,那是我到达多伦多的第二天在CIBC开了个CHECKING ACCOUNT得到的,于是我把它亮了出来。她接过卡,让我再提供一封CIBC同时开具的有关我账户信息的文件。看着JOEY,我脑海里浮现出季诺的一幅漫画:一位公民为了办一张出生证明,被各政府部门的官僚们要求办理或出示更多的其他证明文件,等到他将所有的文件都准备齐全,办理出生证的官员对他说,“好了,下面请你证明你出生的必要性。”我无奈地告诉JOEY,那份文件搁家里了,于是她拨通了CIBC的电话银行号码。JOEY聊了三两句,将话筒给了我。话筒里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标准的普通话,清脆悦耳,字正腔圆,听起来舒服极了,让人一时产生在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错觉。回过神来,我向对方道明原委,对方让我在电话机的按键上输入我当时预设的电话银行的密码,这才确认了我的身份。验明正身,我挑选了FIDO两年合同中最便宜的一种,20刀一个月,前六月任打,前四个半月半价,同时由于雷先生也是FIDO的用户,算得上是旧客户介绍新客户,所以我俩每人再获赠20刀。唯一不爽的是,另要强制性收取拔打911等紧急电话费用每月5刀。看来还是中国好,虽然在国内有时拔打110,警察叔叔没有个一年半载赶不到事发现场,但毕竟打电话是免费的呀。再看免费手机,可选择的有七八款,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货色,与老婆、雷先生和JOEY小姐临时开了个政治局扩大会议征求各同志意见,最终选择了一款跟我一样朴实无华的NOKIA。 

有了手机,回到家往国内狂打了一通电话,向一众亲朋好友讲述几天来的经历和感受,前几天的幽居感一下消退大半,蛰伏的心又鲜活起来。眼见着国内该打的电话都打得七七八八,就差没有拔119和120了,突然想起在多伦多还有两位七、八年前移民过来的大学同班同学D女士和L女士。翻出大学同学通讯录,只有D女士的电话。试着拔了过去,通了,一段英语电话录音一下就过去了,就想TOEFL听力考试一样。WHAT DOES THE WOMAN MEAN?虽然没听太明白,但略懂一点TOEFL听力技巧,没有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肯定是让我电话留言呗。于是我对着手机一字一句地说明自己的名字以及与机主的渊源,然后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挂了电话,心里有点失落,电话的另一端并没有传来我预想中的惊喜的尖叫声:是你吗?真得是你吗?而只是一段无情的电话录音。毕竟是几年前的通讯录了,D的电话号码是否已经改了?没改的话她能收到我的留言吗?收到我的留言的话她还记得我吗?记得我的话她会复电话吗?我不停地问着自己,然后自己也纳闷起来,事实上大学的时候我与D交往并不多,我怎么会这么在意这个电话呢?看来,在这里我太需要与一个相识的人说说话了。

转眼已经到了12月24日,圣诞节的前一天。天气并没有因为节日来临而大放异彩,周围的NEIGHBORHOOD也没有明显的节日气氛,不见小鹿拉着雪撬从门口经过,也不见圣诞老人向我派发加元。仿佛注定又是不值得记忆的一天。正当我想着圣诞老人的时候,圣诞老人让我的手机响了。BINGO!你猜中了,是我大学同学D的电话。虽然电话里依然没有惊喜的尖叫声,但谢天谢地,她还记得她的大学同学中刚好有一位与我同名同姓同性的。互道了新年好,问了近况,我向她打听另一位同学L的下落,D表示马上给L电话,然后挂了电话。不一会,D又打了电话过来,告知已经向L透露了我的行踪,恰好L在多伦多的亲戚今晚在家举行圣诞PARTY,L邀请D与我一同前往。D约我下午4:30在丰华食品广场见面,用车载我同去。

下午准时来到接头地点。到了丰华食品广场,我拔了D的电话,她说已经在超市里了,刚买了只火鸡,让我上收银处找她。因为马上是圣诞,超市里的人比平日多了许多,每人的购物车里都大包小包堆得满满的,将几个收银处挤得水泄不通。我挨个地将几个收银处看了看,就是没有发现我要找的人。我在脑海里努力回想D的模样,以确定自己没有看走了眼。高个的中国女孩,高个的中国女孩,我心里念叨着。但很快我就觉得这法子不好使,因为以我1米65的个头,一眼扫过去,符合高个的中国女孩特征的十个倒有三四个。正在我犯难的时候,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8号收银处。我快步走了过去。是她,就是她!虽然背对着我,但那个头是那样的熟悉,长一分则高了,短一分则矮了,而且那张转过来的面孔……那张转过来的面孔我从来也没见过!糗,差点认错人。我很庆幸自己没有走上前去悄悄地蒙上她的眼睛,让她猜猜我是谁,否则这个圣诞要到警察局里过了。就在我长舒了一口气的时候,手机又响了,D告诉我她已经出了收银处。我赶紧走了出去。定了定神,只见一位穿着米黄色羽绒衣的高个女孩微笑着向我走来,我终于在多伦多看见了第一张我曾经熟悉的面孔,虽然上一次见到这张面孔已经是七、八年之前的事了。“你一点都没变。”“你也一点都没有变。”我们以有一段时间不见面的中国人再次见面后常用的对话方式开始了交谈。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沧海桑田,只有“变”是不变的,七、八年不见而再次在太平洋的彼岸相遇,怎么可能一点都没变呢?

上了D的车,有机会更加详细地了解她在这边的经历。D换了几个工作,期间也去大学深造过,拿了约克大学的MBA,考了CGA,现在在一家非常有名的会计事务所工作,成为许多人羡慕的专业人士,真正地在加拿大扎稳了根。八年抗战日本人投降了,八年奋斗昔日的小D同学成了多伦多职场女强人,看着握着方向盘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的D,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到达多伦多后开始蓄起的小胡子:时间过得真快呀!

虽然走了些弯路,我们还是在天色完全黑了的时候赶到了同学L的亲戚家。按了门铃,门开了的时候,我在多伦多见到了第二张曾经熟悉的面孔。“欢迎你,MERRY CHRISTMAS!”L的脸上堆满了真诚而开心的笑,将我们领上了二楼。楼上已经有几位L的亲戚,L将我和D一一向她的亲戚们作了介绍。然后又向我们介绍一位一直坐在靠阳台的沙发上的漂亮女孩,得知那女孩叫ANGEL,也是中山大学的校友,刚大学毕业不久就来了多伦多,如今已经三年了。于是四人坐在一起聊起来。其中一个话题很自然地落到我为什么此时此该出现在多伦多。L问,你不是在省政府机关吗,怎么也想到移民呢?

是呀,我怎么想到要移民呢?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我都不知该如何完整地回答。我只知道从我得知自己有资格移民的那天起,我的内心深处就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对我说,移民!移民!将移民进行到底!当初只是想出国留学,后来知道移民可以省下不少的学费,再后来一位网友题为“加拿大不是天堂,却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坚定了我移民加拿大的信念,待我对留学兴趣日减的时候,儿子的出世又使我找到了移民更充分的理由。又或许这些都不是原因,真正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是一个爱折腾的人,在哪儿活着都是活着,就是不能在同一个地方以同样的方式活着,更不能一直在一个标准的政府机关里以一个典型的公务员的方式活着。只是苦了妻子,跟着一个没有定性的主生活在一起,啥时能到头呢?但,加拿大,我终究是来了,携妻带子来了!没有移民利弊分析,没有立场正反辩论,只有让寒风从你的肌肤割过才知道加拿大冬天的冷,只有让云彩从你的头顶掠过才知道加拿大天空的蓝,只有呼吸过才能明白喘息,只有生活过才能理解生存。很显然,当L问我时,我想不起这些华丽的词藻,只能告诉她,政府机关不适合我,一不小心我就移了民。

就在我们闲聊的时候,L的亲戚又已经来了三批,不一会二楼坐满了人。L照例将我们三个向她的亲戚一一介绍,见到L在多伦多竟有如此多的亲戚,很有一副过年吃团圆饭的样子,心里羡慕得很,也第一次有了身处异乡的孤独感。这时L的一位亲戚走过来,在我旁边走下,跟我聊起来。
“来加拿大多久了?”
“刚来不到一星期。”
“准备呆一段时间就回去吗?”
“我想应该至少会呆个三五年吧。”
“这样好,既来之则安之。很多新移民刚来这里不久,什么都不熟悉,也没有耐心去适应,就说这里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然后就回去了。我移民来这里有二十多年了,从越南过来的,当时什么都没有,来了也回不去了,就这么呆下来了,慢慢慢慢就适应了。当时的移民政策还比较宽松,许多亲戚都可以再申请接过来,所以慢慢地这些亲戚都过来了。现在不行了,严了很多,不过现在加拿大的经济是近十年来最好的,明年应该更好。以我的经验,加拿大的经济每十年左右一个周期,由好到坏,再由坏到好……”
长辈娓娓道来,我则认真地听着,这时L走过来说,等会怕人多,不如我们四人现在就交换了礼物。于是L、D、ANGEL和我抽了签,L与D交换,我与ANGEL交换,我用我买的一盒巧克力换来了ANGEL的一瓶外形是小熊的蜂蜜,我心想,这下有礼物可以送给儿子了。这时L对我说,她还有礼物给我,是一张圣诞卡,我接过当即拆开来,上面是一段感人的文字:
HELLO,何毅:
  你好象圣诞老人,从天而降,给我和D一个大惊喜!
  这样好玩的事情都会发生,我们恐怕要去买六合彩,一定中!
  你真是出现的是时候。正逢佳节,大家有空相聚,又在多伦多,有无数中大校友陪你玩,相信你会喜欢这个地方。当然生活是苦乐都有的,努力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中山大学多伦多校友会每月第三个星期天都有茶聚,而今年二月二十五号(周六)更有新年PARTY,我会进一步和你联络。总之,你的好玩生活从此揭开新一页!
  祝你节日快乐,新年吉星高照,事事顺利,笑口常开,工作生活两得意!
  ALL THE BEST WISHES!
                                        
                            L
                        DEC 24,2005
这是一段温暖的文字,足以融化加国最冰冷的雪。

过不多久,L的婶婶招呼大家都就座,众人摆好了碗筷和杯子,丰富的圣诞大餐也一一端上了桌。这是一桌以西餐为主的美食,火鸡、牛扒、香肠、肉卷、餐包、鱼肉、越南春卷、沙拉、土豆泥、蛋糕、红酒、啤酒、可乐,不一而足。大家大快朵颐,杯来碗去,互祝新年。我在饱餐一顿美食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浓浓的节日气氛。

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酒足饭饱的我与L及其亲威一一道了别,推开门走出来,一阵冷风扑面而来,我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天,却不由地相信,明天的圣诞节必定是一个晴朗的天。

hyjas 2006-01-26 16:11

一口气看完,有点眼湿湿。。。。

kid126 2006-01-26 17:25

精彩!精彩之极!

kid126 2006-01-26 17:54

收藏了!!期待以后大作~~

tora 2006-01-26 18:06

眼有点热,脸有点凉。羡慕帖主,他乡遇故知。我是不可能的了,战友们几乎不可能去东洋,更别提地球的另一边的加拿大。但愿我可以替他们充分享受所有的一切,虽然年龄不饶人。多伦多我见到的中国人都是很好的,妹妹一家的几乎所有高中大学同学都在美国加拿大,他们都生活的很好,相信帖主也会像他们一样。

rosecanada 2006-01-27 07:38

人才!

bobo99 2006-01-27 18:36

春节将至,祝LZ春节快乐,一路春风,祝我加国的亲人春节快乐,一路春风.祝所有在加的华人春节快乐,一路春风.

小林子 2006-01-27 19:28

楼主继续加油!

hy0102 2006-01-30 15:27

LZ春节快乐!加油啊!

bbjj 2006-01-30 19:19

呵呵,我也有一个高中同学是中大的,但自从她移民加拿大后就失去了联络,不知能否通过楼主向这个多伦多中大校友会打听一下呢。免得我到了加拿大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

星子 2006-01-31 09:42

在家园这么多朋友,来了不会孤独的。不用担心。

ljl6216 2006-01-31 12:00

爽!

小猪在线 2006-01-31 17:57

继续加油啊,楼主,相信明天会更好!

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bbjj 2006-01-31 20:01

引用:

作者: 星子
在家园这么多朋友,来了不会孤独的。不用担心。

很感动,给你加了分分

vicjk 2006-01-31 23:02

很好.

星子 2006-02-01 06:16

咋还不见下文咧?

徒步行走 2006-02-01 06:55

引用:

作者: bbjj
呵呵,我也有一个高中同学是中大的,但自从她移民加拿大后就失去了联络,不知能否通过楼主向这个多伦多中大校友会打听一下呢。免得我到了加拿大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

请告之你同学毕业的时间,专业,姓名,2月25号有个中大校友会,我帮你打听一下.

wxcyj 2006-02-01 09:24

l楼主好贴,顶

徒步行走 2006-02-01 10:32

各位网友新年好!

六、你能给我一支香烟吗

某一天的下午,我决定去一趟CICS,咨询一下有关牛奶金和GST表格的事。

又在下雪了。风很大,仿佛头上有一台巨大的无情的碎纸机,将雪片切得粉碎,然后再劈头盖脸地撒下,却不等它慢慢地着了地,又急速地将脆弱的雪花拽向更远的地方,在你的眼前划出无数条近乎与地面平行的斜线,让你怀疑这雪不是来自天上,倒象是从你的后面疾冲过来,再飞也似地窜向前方,一片紧挨着一片,互相追逐着,仿佛整个空间里布满了白色的蝗。不一会,风稍稍转了向,搅乱了雪片前行的路线,形成小小的旋,雪花瞬间成了无头的白蝇,盲无目的地东飞西窜,然后倦了,无声息地落在地上,很快就消失了形象。

我点燃了一支烟,透过袅袅的清烟欣赏着这肆无忌惮狂奔的雪。由于我住的这片是HOUSE区,四周静静地,半天也不见一辆车开过。只有前方三个刚放了学的男孩,一边聊着天,一边连跳带跑地走着。突然一个高个一点的小孩回了一下头,看了看我,然后与其他两个孩子说了一句什么,于是三人都在我前方的不远处停住了。三人转过了身,一个华人模样,两个洋人面孔,一律一脸坏样地看着我。我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裤子,还好,拉链紧闭着。这时那个高个点的洋人男孩迎面向我跑来,一脸严肃,略带茫然,倒让我不油地紧张起来。小男孩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停住了。这是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小学生,被风吹红的鼻子在那张白人的脸上显得更加地红,倒显出几分可爱来。我不再紧张,微笑地看着他,并等着他发话。

小男孩皱了皱眉,看着我,然后轻轻地问道:“Sir, can you give me a cigarette?”

你可以想象我当时的惊讶和不知所措。待我把这句无理的要求在脑子里迅速翻译成中文,我却一时半会不知如何作答。只能心里不住地骂道,你是哪家的浑小子,见面也不说声GOOD AGFERNOON!这烟是你抽的吗?人还没有烟嘴高哩!你要抽烟?我还要抽你呢!尼古丁听说过吗,多少仁人志士死在它手上呀。再说了,你知道我这烟哪来的吗?太平洋彼岸的中国!咱新移民一人就让带两条,多一根都上税,我自个儿都是一支掰做两根抽,你倒敢管我要烟?换了在中国,我非把你……是呀,换了在中国又会如何呢?换了在中国,恐怕这孩子不用来找我,自己就能在一些唯利是图的小商贩那儿买到烟了。

一大堆话在我头脑里转悠着,但到了嘴边,却憋出一句:“You are too small to smoke.”我很高兴自己在口语实战中用了一个 “too…to…”的句型。但小男孩好象并不欣赏我的成就感,倒是认为反正说多了我也听不懂,“Yes, I know.”他短小精悍地答道,口气里略带无所谓,又有点不耐烦。知道就好!我等着这浑小子知难而退。他却依然将手插在裤袋里,挡在我的面前,丝毫没有要走开的意思。另外两个小男孩远远地看着,欣赏着他们的老大如何与我交涉。突然间我有点不安,想到了去年被枪杀的两个中国留学生,想到了岁末冤死在黑帮枪战下的多伦多女孩。面前的这个小屁孩应不至于有枪,但保不定没有削笔刀或牙签什么的,一旦双方火拼起来,他虽不至于伤了我,但招来警察就麻烦了,三人串通过来污蔑我强行贩毒给他们,我是有嘴也说不清。阎王好请,小鬼难缠。看看我身后,没有人,鬼使神差地,我掏出烟盒,拿起一根芬芳香郁的小白棍来,递给了面前这个冤大头。他接过烟,也不道谢,转身向他的小伙伴跑去,拿烟的手举得老高,使劲地挥舞着,象是在炫耀着他的战利品,又象是举着白旗向敌军投降。

看着三个雀跃的小男孩,我下意识地想到,我违法了。在MARRY WARD LINC CENTER看到过一张警示牌,在学校吸烟可被罚款500刀,如今我将香烟送予未成年人,只怕是被流放到伊拉克也不过份。事情会败露吗?万一男孩把香烟带回家被他的父亲看见怎么办?或是在学校被老师发现又如何呢?这班文明社会的文明人,一看香烟的牌子,“芙蓉王”,MADE IN CHINA,于是联想到华人,联想到新移民,联想到黑社会,说不定第二天多伦多的新闻就会说,华人黑社会已经盯上多伦多未成年人,以派赠香烟的方式为下一步的贩毒铺路,教育部门及多个社会团体呼吁各方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并提请议会增加此类预算,同时敦促警方和司法部门加快改革步伐,严厉打击各种黑社会的嚣张气焰,刚上台的保守党政府考虑重新检讨移民政策,并认为不断上升的犯罪率可能与新移民有关……结果呢,哈帕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警察立案,然后三个小孩录口供,然后警察社区排查,然后锁定吸中国烟的中国移民,然后……我越想越怕,不油加快脚步,向那三个小孩追了上去。

很快就赶上了那三个幽灵。见我走上来,那个问我要烟的男孩向我点头示好。“Hide it!”我走上前去,以命令的口吻喝道。男孩会意地向我笑了笑,然后弯下身来,卷起右裤腿,放下袜子的一节,一截黄褐色的烟嘴露了出来。原来他不知何时早已将香烟藏好。我松了一口气,庆幸这小子不傻,没将香烟拿出来四处招摇。但马上我又自责起来,后悔不该继续与这小子纠缠在一起。本来自己是受了这浑小子的勒索,好歹是个受害者,现在一句“Hide it”,一下成了教唆犯,原告成被告。此地不宜久留,快闪罢!正待走人,三人中最矮的那个洋人小孩突然手一挥,象电影里的美国大兵一样向我行了一个礼,朝我大声说道:“Thank you, sir!”我没敢再搭理,只想赶快地走得越远越好。

走了一会,再回过头来,看见三人拐向了另一条路。望着三个渐去渐远的身影,我向上天祈祷,但愿若干年后,我的纯朴憨厚的儿子不会冒然地挡住一个陌生人的去路,然后百无聊赖地问一句:“Sir, could you give me one million dollars?”

小猪在线 2006-02-01 11:02

哈哈,最后一句才是正题啊

bbjj 2006-02-01 15:48

引用:

作者: 徒步行走
请告之你同学毕业的时间,专业,姓名,2月25号有个中大校友会,我帮你打听一下.

已悄悄话告知,谢谢你!

小林子 2006-02-02 15:40

up

chemphil 2006-02-04 07:14

写得很好,楼主继续。

uvov 2006-02-05 21:28

Terrific!

fzhcl 2006-02-07 10:39

LZ可以写本“人在多伦多”的小说了,家园的移友都是你的粉丝。

beautyfish19726 2006-02-08 18:25

呵呵,如果我来写,估计没人看了

emace_oliver 2006-02-08 18:55

好文笔!欣赏!
给孩子烟,绝对是错误的。

ateng 2006-02-10 22:05

:wdb10: 写的太精彩了,等着读下回呢.

lilyzhn 2006-02-11 22:54

先收藏了

ogede 2006-02-11 22:57

闲情逸致啊,也算是苦中作乐。好文章!只可惜楼主此等文采淹没在鸟语他乡了。等待下文。

Aim 2006-02-11 23:11

太精彩了,以至于忘记加分分给楼主了……

爱下围棋的中年人 2006-02-13 10:53

虽然我还在北京,但是我真的希望成为你的邻居,生活会很有乐趣.我们现在虽然是远方邻居,但是还可以从家园来交流

20041018 2006-02-13 15:20

期待下文..................好文章送花一朵!
加分SW一些!

sunnybubble 2006-02-13 18:06

楼主真乃神人也!

3721 2006-02-14 01:56

楼主近况何如?

天涯 2006-02-14 12:41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zhuming11111 2006-02-15 23:12

lz继续啊~~~~多写点~~~~好看~~

moonlady 2006-02-16 13:22

好文,加分,期待下文!

ogede 2006-02-16 16:20

楼主可能去面见老鸨了。

maggiexc 2006-02-17 11:59

有趣!

ljl6216 2006-02-17 14:07

等了那么多天都没下文,毙了他算吧!!!

wjzgm 2006-02-17 15:50

写得简直是 good, gooder, goodest. 赞!!!!

yanerhoo 2006-02-17 15:54

引用:

作者: hyjas
一口气看完,有点眼湿湿。。。。

恩,同感,总想哭的感觉,一个男人在苦中作乐~~~~也不知道楼主真是这么想的开的人

wjzgm 2006-02-17 17:29

得,一口气看完,意尤未尽,跟抽了大麻一样,请LZ 给点解药吧。

lanlan 2006-02-17 19:05

好文,等待,期待

冰晶 2006-02-17 23:36

妙笔生花啊!!!!

infante 2006-02-17 23:46

家园奇文第一篇

江东秀才 2006-02-18 07:05

那天一口气看完LZ的文章,又特意打印出来,太喜欢你的文章了。

givethanks 2006-02-18 22:29

:wdb17: 什么时候写之七呢?我3月登陆。想知道更多。

kid126 2006-02-19 14:05

《你能给我一支香烟吗》真棒!非常生动,能了解到lz当时的复杂心情。

qjf 2006-02-19 14:18

好帖子

jane_cool 2006-02-23 02:34

不错,加SW,何时有下文?

星子 2006-02-23 05:25

最近lz好像很少来,可能俗事缠身吧。

lotusuk 2006-02-23 06:11

好文!毕竟是中文系科班出身的.

wuamy 2006-02-23 22:09

LZ写得太好啦,希望你能继续为我们献上之七。

秋意浓 2006-02-24 10:45

在此等候

3721 2006-02-25 21:11

:wdb9: 楼主一定累得不可开交,没空来上网了.
:wdb10: 楼主一定要挺住,为了尊严.

Ava 2006-02-25 21:13

楼主能介绍关于小学和中学的情况吗?比如哪些学校比较好?在什么区?

luojiang72 2006-02-26 23:40

very good.thanks a lot.

jasonlu 2006-02-27 12:48

太好了,期待下文!!

bbjj 2006-02-28 21:03

up

Maychristian 2006-02-28 22:20

:wdb17: :wdb17: :wdb17: :wdb17:

cj127 2006-03-01 16:08

期待有后篇

kid126 2006-03-01 22:36

等~~~~~等得好辛苦!

星子 2006-03-02 06:49

是呀,好久都不见楼主来过……

cliff-xiamen 2006-03-02 11:42

good

cliff-xiamen 2006-03-02 12:09

good

put101 2006-03-02 14:38

very good

lycc 2006-03-02 16:23

好!!

kitty 2006-03-03 07:34

好看啊?下文啊

piao 2006-03-03 11:36

good

netyang 2006-03-23 14:20

精彩!

欲乘东风 2006-03-23 19:48

lz在考验大家的耐心

lhysjtu 2006-08-16 18:27

好文

enjoy 2006-08-16 18:47

下月登陆温哥华,留个记号,回家好好拜读。

JF4 2008-08-17 20:23

一口气看完,LZ继续....

ye_r 2008-09-02 12:14

特棒,期待下文........

aiook 2008-09-03 17:13

从来没有机会认识lz这样的人,原来学文科的男生也这么可爱...赞一个,愿你和你的家人都快乐

bluecat 2008-09-22 14:39

:wdb10:

agmyxl 2008-11-15 17:52

所看到的最有文采

Luck Li 2008-12-03 13:20

引用:

作者: 徒步行走 (帖子 533185)
五、 圣诞大餐

SIN卡是在SCARBOROUGH的TOWN CENTER COURT办的,人不多,手续也简单,填了表,排了队,领了回执走人。见时间还早,我对带我来办SIN卡的雷先生提出非份之想,拜托他带上我一家三口去买个手机上户。在这个所谓的信息社会,交通工具和通讯工具都是必不可少的,只是在此时的现实条件下,电话是老婆,有钱没钱都可以先养一个,汽车是二奶,待条件成熟后再考虑不迟。雷先生爽快地答应了,问我心仪哪种。我说只听说FIDO公司有一种两年的合同,月费可选,手机FREE。本人向来向往FREE的生活,所以对FREE的东西一律偏爱,而且FIDO这品牌听起来也耳顺,有点象广州本田“飞渡”的名字,这样一来,电话和汽车两样都兼顾到了。

雷先生将我们带到了一家位于ORIENTAL CENTER的FIDO连锁店。经理是位年轻小姐,名叫JOEY,小脸蛋比任何一款最新式的手机都迷人,香港人,通晓粤语、普通话和英语。问明来意,JOEY让我出示枫叶卡或者工卡或者驾驶执照之类的以验明正身。我向她解释道,我和妻子是一对“新人”,初到贵宝地,一家三口除了三本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和三张移民纸外,她要的东西我一概没有,不过要提供身份证明的话,我们全家敢以性命担保,我完全可以证明我的妻子就是我的老婆,我太太可以证明我的儿子就是她的儿子,而我们的儿子也可以证明我们俩是他的亲生爹娘而非人口贩子。JOEY表示我们有护照和移民纸这很好,一家人之间的亲情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这还不够,因为本拉登不能为萨达姆作证,萨达姆也不可以为卡扎维辩护,如果枫叶卡、工卡或驾照都没有的话,那就提供信用卡吧。很显然,作为无业游民的我不可能有信用卡,而且象我这般信用卓著的良民,从来就不用那东西,我这张诚实而憨厚的脸,本身就是信用的明证。不过JOEY倒提醒了我,我身上有一张CIBC的CONVENIENT CARD,那是我到达多伦多的第二天在CIBC开了个CHECKING ACCOUNT得到的,于是我把它亮了出来。她接过卡,让我再提供一封CIBC同时开具的有关我账户信息的文件。看着JOEY,我脑海里浮现出季诺的一幅漫画:一位公民为了办一张出生证明,被各政府部门的官僚们要求办理或出示更多的其他证明文件,等到他将所有的文件都准备齐全,办理出生证的官员对他说,“好了,下面请你证明你出生的必要性。”我无奈地告诉JOEY,那份文件搁家里了,于是她拨通了CIBC的电话银行号码。JOEY聊了三两句,将话筒给了我。话筒里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标准的普通话,清脆悦耳,字正腔圆,听起来舒服极了,让人一时产生在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错觉。回过神来,我向对方道明原委,对方让我在电话机的按键上输入我当时预设的电话银行的密码,这才确认了我的身份。验明正身,我挑选了FIDO两年合同中最便宜的一种,20刀一个月,前六月任打,前四个半月半价,同时由于雷先生也是FIDO的用户,算得上是旧客户介绍新客户,所以我俩每人再获赠20刀。唯一不爽的是,另要强制性收取拔打911等紧急电话费用每月5刀。看来还是中国好,虽然在国内有时拔打110,警察叔叔没有个一年半载赶不到事发现场,但毕竟打电话是免费的呀。再看免费手机,可选择的有七八款,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货色,与老婆、雷先生和JOEY小姐临时开了个政治局扩大会议征求各同志意见,最终选择了一款跟我一样朴实无华的NOKIA。 

有了手机,回到家往国内狂打了一通电话,向一众亲朋好友讲述几天来的经历和感受,前几天的幽居感一下消退大半,蛰伏的心又鲜活起来。眼见着国内该打的电话都打得七七八八,就差没有拔119和120了,突然想起在多伦多还有两位七、八年前移民过来的大学同班同学D女士和L女士。翻出大学同学通讯录,只有D女士的电话。试着拔了过去,通了,一段英语电话录音一下就过去了,就想TOEFL听力考试一样。WHAT DOES THE WOMAN MEAN?虽然没听太明白,但略懂一点TOEFL听力技巧,没有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肯定是让我电话留言呗。于是我对着手机一字一句地说明自己的名字以及与机主的渊源,然后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挂了电话,心里有点失落,电话的另一端并没有传来我预想中的惊喜的尖叫声:是你吗?真得是你吗?而只是一段无情的电话录音。毕竟是几年前的通讯录了,D的电话号码是否已经改了?没改的话她能收到我的留言吗?收到我的留言的话她还记得我吗?记得我的话她会复电话吗?我不停地问着自己,然后自己也纳闷起来,事实上大学的时候我与D交往并不多,我怎么会这么在意这个电话呢?看来,在这里我太需要与一个相识的人说说话了。

转眼已经到了12月24日,圣诞节的前一天。天气并没有因为节日来临而大放异彩,周围的NEIGHBORHOOD也没有明显的节日气氛,不见小鹿拉着雪撬从门口经过,也不见圣诞老人向我派发加元。仿佛注定又是不值得记忆的一天。正当我想着圣诞老人的时候,圣诞老人让我的手机响了。BINGO!你猜中了,是我大学同学D的电话。虽然电话里依然没有惊喜的尖叫声,但谢天谢地,她还记得她的大学同学中刚好有一位与我同名同姓同性的。互道了新年好,问了近况,我向她打听另一位同学L的下落,D表示马上给L电话,然后挂了电话。不一会,D又打了电话过来,告知已经向L透露了我的行踪,恰好L在多伦多的亲戚今晚在家举行圣诞PARTY,L邀请D与我一同前往。D约我下午4:30在丰华食品广场见面,用车载我同去。

下午准时来到接头地点。到了丰华食品广场,我拔了D的电话,她说已经在超市里了,刚买了只火鸡,让我上收银处找她。因为马上是圣诞,超市里的人比平日多了许多,每人的购物车里都大包小包堆得满满的,将几个收银处挤得水泄不通。我挨个地将几个收银处看了看,就是没有发现我要找的人。我在脑海里努力回想D的模样,以确定自己没有看走了眼。高个的中国女孩,高个的中国女孩,我心里念叨着。但很快我就觉得这法子不好使,因为以我1米65的个头,一眼扫过去,符合高个的中国女孩特征的十个倒有三四个。正在我犯难的时候,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8号收银处。我快步走了过去。是她,就是她!虽然背对着我,但那个头是那样的熟悉,长一分则高了,短一分则矮了,而且那张转过来的面孔……那张转过来的面孔我从来也没见过!糗,差点认错人。我很庆幸自己没有走上前去悄悄地蒙上她的眼睛,让她猜猜我是谁,否则这个圣诞要到警察局里过了。就在我长舒了一口气的时候,手机又响了,D告诉我她已经出了收银处。我赶紧走了出去。定了定神,只见一位穿着米黄色羽绒衣的高个女孩微笑着向我走来,我终于在多伦多看见了第一张我曾经熟悉的面孔,虽然上一次见到这张面孔已经是七、八年之前的事了。“你一点都没变。”“你也一点都没有变。”我们以有一段时间不见面的中国人再次见面后常用的对话方式开始了交谈。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沧海桑田,只有“变”是不变的,七、八年不见而再次在太平洋的彼岸相遇,怎么可能一点都没变呢?

上了D的车,有机会更加详细地了解她在这边的经历。D换了几个工作,期间也去大学深造过,拿了约克大学的MBA,考了CGA,现在在一家非常有名的会计事务所工作,成为许多人羡慕的专业人士,真正地在加拿大扎稳了根。八年抗战日本人投降了,八年奋斗昔日的小D同学成了多伦多职场女强人,看着握着方向盘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的D,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到达多伦多后开始蓄起的小胡子:时间过得真快呀!

虽然走了些弯路,我们还是在天色完全黑了的时候赶到了同学L的亲戚家。按了门铃,门开了的时候,我在多伦多见到了第二张曾经熟悉的面孔。“欢迎你,MERRY CHRISTMAS!”L的脸上堆满了真诚而开心的笑,将我们领上了二楼。楼上已经有几位L的亲戚,L将我和D一一向她的亲戚们作了介绍。然后又向我们介绍一位一直坐在靠阳台的沙发上的漂亮女孩,得知那女孩叫ANGEL,也是中山大学的校友,刚大学毕业不久就来了多伦多,如今已经三年了。于是四人坐在一起聊起来。其中一个话题很自然地落到我为什么此时此该出现在多伦多。L问,你不是在省政府机关吗,怎么也想到移民呢?

是呀,我怎么想到要移民呢?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我都不知该如何完整地回答。我只知道从我得知自己有资格移民的那天起,我的内心深处就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对我说,移民!移民!将移民进行到底!当初只是想出国留学,后来知道移民可以省下不少的学费,再后来一位网友题为“加拿大不是天堂,却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坚定了我移民加拿大的信念,待我对留学兴趣日减的时候,儿子的出世又使我找到了移民更充分的理由。又或许这些都不是原因,真正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是一个爱折腾的人,在哪儿活着都是活着,就是不能在同一个地方以同样的方式活着,更不能一直在一个标准的政府机关里以一个典型的公务员的方式活着。只是苦了妻子,跟着一个没有定性的主生活在一起,啥时能到头呢?但,加拿大,我终究是来了,携妻带子来了!没有移民利弊分析,没有立场正反辩论,只有让寒风从你的肌肤割过才知道加拿大冬天的冷,只有让云彩从你的头顶掠过才知道加拿大天空的蓝,只有呼吸过才能明白喘息,只有生活过才能理解生存。很显然,当L问我时,我想不起这些华丽的词藻,只能告诉她,政府机关不适合我,一不小心我就移了民。

就在我们闲聊的时候,L的亲戚又已经来了三批,不一会二楼坐满了人。L照例将我们三个向她的亲戚一一介绍,见到L在多伦多竟有如此多的亲戚,很有一副过年吃团圆饭的样子,心里羡慕得很,也第一次有了身处异乡的孤独感。这时L的一位亲戚走过来,在我旁边走下,跟我聊起来。
“来加拿大多久了?”
“刚来不到一星期。”
“准备呆一段时间就回去吗?”
“我想应该至少会呆个三五年吧。”
“这样好,既来之则安之。很多新移民刚来这里不久,什么都不熟悉,也没有耐心去适应,就说这里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然后就回去了。我移民来这里有二十多年了,从越南过来的,当时什么都没有,来了也回不去了,就这么呆下来了,慢慢慢慢就适应了。当时的移民政策还比较宽松,许多亲戚都可以再申请接过来,所以慢慢地这些亲戚都过来了。现在不行了,严了很多,不过现在加拿大的经济是近十年来最好的,明年应该更好。以我的经验,加拿大的经济每十年左右一个周期,由好到坏,再由坏到好……”
长辈娓娓道来,我则认真地听着,这时L走过来说,等会怕人多,不如我们四人现在就交换了礼物。于是L、D、ANGEL和我抽了签,L与D交换,我与ANGEL交换,我用我买的一盒巧克力换来了ANGEL的一瓶外形是小熊的蜂蜜,我心想,这下有礼物可以送给儿子了。这时L对我说,她还有礼物给我,是一张圣诞卡,我接过当即拆开来,上面是一段感人的文字:
HELLO,何毅:
  你好象圣诞老人,从天而降,给我和D一个大惊喜!
  这样好玩的事情都会发生,我们恐怕要去买六合彩,一定中!
  你真是出现的是时候。正逢佳节,大家有空相聚,又在多伦多,有无数中大校友陪你玩,相信你会喜欢这个地方。当然生活是苦乐都有的,努力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中山大学多伦多校友会每月第三个星期天都有茶聚,而今年二月二十五号(周六)更有新年PARTY,我会进一步和你联络。总之,你的好玩生活从此揭开新一页!
  祝你节日快乐,新年吉星高照,事事顺利,笑口常开,工作生活两得意!
  ALL THE BEST WISHES!
                                        
                            L
                        DEC 24,2005
这是一段温暖的文字,足以融化加国最冰冷的雪。

过不多久,L的婶婶招呼大家都就座,众人摆好了碗筷和杯子,丰富的圣诞大餐也一一端上了桌。这是一桌以西餐为主的美食,火鸡、牛扒、香肠、肉卷、餐包、鱼肉、越南春卷、沙拉、土豆泥、蛋糕、红酒、啤酒、可乐,不一而足。大家大快朵颐,杯来碗去,互祝新年。我在饱餐一顿美食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浓浓的节日气氛。

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酒足饭饱的我与L及其亲威一一道了别,推开门走出来,一阵冷风扑面而来,我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天,却不由地相信,明天的圣诞节必定是一个晴朗的天。


一直在看,写的非常精彩,扣人心弦。给LZ+精彩分分

故乡的云 2009-06-03 10:15

好贴,顶

africatwin 2010-04-12 23:37

LZ现在怎么样了,哪天能回来继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