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家园网


加拿大家园论坛 > 临行准备 > 在加的TZ谁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在加的TZ谁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jvnopdx 2006-05-18 02:14

ZT又一幕加拿大新移民自杀悲剧:华人社区该如何办?
2006-05-16 09:32:48

据报道,近日,在多伦多又发生了一场新移民悲剧,这是继前年耿朝晖跳楼事件以后的又一幕新移民的自杀事件:上星期五,来自中国辽宁省沈阳市的宋春萍女士因身患绝症无钱医治而自杀,丈夫王圣?和孩子面对此情此景束手无策,连最基本的殓葬费都无法支付。为此,华谘处今天会宣布新设立的慈善捐款帐号,号召多伦多华人社区再次显示爱心……

据报道,王圣?、宋春萍夫妇5年前移民加拿大时,两人带了5万美金的积蓄。然而,丈夫王圣?却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妻子宋春萍则在车衣厂打时薪才6元的工,积劳成疾,终于在今年初患上了肺癌。她从上个月25日起接受化疗,但前期的化疗疗效并不显著,第2期的化疗费用达25,000元,而他们购买的医疗保险正好到本月停止继续付款。于是,万念俱灰的妻子宋春萍在绝望之中,于5月12日在自家的楼梯口上吊自杀。

目前的情况是,殡仪馆的安葬费用这一家都出不起:妻子宋春萍的银行帐户里有3,000多元,但现在被冻结无法取出,丈夫王圣?的银行帐户只有不足2,000元,完全没有能力支付殓葬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希望善心人士伸出援手。

怎么办?本地的华人社区如何援助丈夫王圣?和他的孩子?就笔者个人的观点来看,与最近的钟道昌事件、冯波事件多少有所不同,这一次我们华人社区在为丈夫王圣?和及其孩子伸出援手之际,多少应当考虑到如下因素:

第一,这是一起自杀事件,从西方主流媒体的一贯做法来看,对于自杀事件媒体通常并不过份渲染,这是为了让人们珍惜生命、避免以后尽可能少地发生自杀事件的必要之举。所以,华文媒体若对此事件作过份的煽情的宣传,将是不恰当的;

第二,死者虽然已去,生不再来,但活着的,要坚强地生存下去。眼下,丈夫王圣?毕竟是正当壮年的成年人,我们华人社区更应鼓励他,让他具有在加拿大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所以,这次华人社区的伸援手和显爱心,不应当是捐款越多越好,而是应当在围绕如何帮助这个家庭重获新生这一点上,做得更好。

为此,笔者认为,这次华人社区对王圣?父子的援助,除了捐出宋春萍女士的殓葬费用以外,是不是可以在其他方面多作一些考虑:如华人在多伦多的就业培训机构很多,是否可以考虑为王圣?提供恰当的免费培训;还有,王圣?和宋春萍夫妇的孩子的教育问题,我们华人社区能否提供一些帮助,以免除王圣?的后顾之忧,也使宋春萍的灵魂得以安息。

另外,关于捐款活动问题,今年以来,我们华人社区的捐款活动已经举办过三次了(分别为钟道昌、梁少芳和冯波)。我想,这次为王圣?父子的捐款活动,最好有一个捐款的目标,到底为王圣?父子捐多少款合适。不要搞成一切都是由媒体煽动起来的,捐款多少与媒体报道的煽情程度成正比:这也并不合适吧?

jvnopdx 2006-05-18 02:15

身患绝症无钱医治而自杀 - I thought everyone has medicare?

应该是政府买单的吧?!

tomgod 2006-05-18 02:44

为什么不交医疗保险费呢?而且是自己正在治病之中。这里的医疗保险费用基本上每3个月一交,他们为什么就不交呢?而且,家庭为单位的缴费是比较便宜的(相当于两个大人),如果家庭年收入在贫困水平以下,还是可以免交的(要有前一年缴税纪录)。
这个报道里边的东西让人很不可思易,来加拿大5年了,这个会不知道?
时薪6元?黑工???
真的让人想不通这些东西。

jvnopdx 2006-05-18 19:26

why?

wutian2005 2006-05-18 20:17

难道他们还生活在中国大陆吗?
难道他们是偷渡去的吗?
在英国即使你是偷渡者也是可以免费医疗的。
最后,他们一到加拿大就自我封闭吗?从来不出家门?从来不和人沟通吗?什么都不知道吗?那他们是怎样办移民的呢?

这很象是经过GCD的枪手编造或修改的。
我发现近来家园有很多这样的帖子(明显贬低美国,加拿大,但自己又要移民,逻辑上很矛盾)。

首先,你是一个中国大陆的普通人。对比美国,加拿大公民是非常弱势的,是你自己主动要求去移民的,美国,加拿大从来也没有欺骗和强迫你去移民的(美国,加拿大政府又不是搞”移民“传销的)。

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把我们的家园变成GCD的什么阵地,在这里大家可以自由的寻求移民方面的帮助,不要发太多政治方面的言论,这样对我们的家园和大家都好。我不希望家园会被GCD给封了。

lerry 2006-05-18 20:28

引用:

作者: wutian2005
难道他们还生活在中国大陆吗?
难道他们是偷渡去的吗?
在英国即使你是偷渡者也是可以免费医疗的。
最后,他们一到加拿大就自我封闭吗?从来不出家门?从来不和人沟通吗?什么都不知道吗?那他们是怎样办移民的呢?

这很象是经过GCD的枪手编造或修改的。
我发现近来家园有很多这样的帖子(明显贬低美国,加拿大,但自己又要移民,逻辑上很矛盾)。

首先,你是一个中国大陆的普通人。对比美国,加拿大公民是非常弱势的,是你自己主动要求去移民的,美国,加拿大从来也没有欺骗和强迫你去移民的(美国,加拿大政府又不是搞”移民“传销的)。

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把我们的家园变成GCD的什么阵地,在这里大家可以自由的寻求移民方面的帮助,不要发太多政治方面的言论,这样对我们的家园和大家都好。我不希望家园会被GCD给封了

:wdb10: :wdb10:

eiya123 2006-05-18 20:45

是啊,听起来是不怎么正常,再说,除了自杀也还有别的路可走吧,要是让社会援助机构知道了,有可能比在家乡还更容易筹到钱,毕竟外国人还是比家乡人有钱吧。

eiya123 2006-05-18 20:45

是啊,听起来是不怎么正常,再说,除了自杀也还有别的路可走吧,要是让社会援助机构知道了,有可能比在家乡还更容易筹到钱,毕竟外国人还是比家乡人有钱吧。

小南瓜 2006-05-18 20:46

自杀悲剧勿乱评论 请先帮完王家再说

51编辑注:本网今天上午发表了赵平波的文章《又一幕新移民自杀悲剧:华社该如何办? 》之后,网上评论激烈,很多网友认为, 对于王家的妻子的自杀悲剧,这个家庭的男主人王圣宾也有一定的责任。为此,多伦多都市报主编木然先生立即对当事人及其各方人士进行了采访。也许,这一采访报道能消融人们对此自杀悲剧的种种误会的看法。

——————————————————

2001年从中国沈阳移民加国的宋春萍,因患癌症,且在家庭经济出现困难的重重压力下,于2006年5月12日在家中撇下丈夫儿子结束生命。宋春萍的抉择,令其丈夫王圣宾陷入痛苦与悲哀中,家庭经济状况不堪的王家,目前连宋春萍的殓葬费都难以拿出,其情堪苦,其情堪悲。

他们为孩子而移民

王圣宾先生在中国是基础材料工程师。2001年,王先生举家从中国沈阳移民加国,据王先生说,妻子宋春萍在抵达加国的第一天就开始找工作,一个月后,宋春萍在一家制衣厂从事剪线头的工作,时薪为7元多(之前有媒体报导误为时薪6元),从2001年开始,宋春萍在制衣厂工作了3年半的时间,去年9月被Hilton Garden Inn录用,在房务部担任清洁工。

刚刚经历丧妻之痛的王先生告诉记者:“其实我们从踏入加拿大那天,就对这里的工作环境感到失望,找工非常困难,生活状况不好,新移民面对很多很多的压力,但是我们夫妻都知道,我们移民是为了孩子,希望孩子能获得良好的教育机会,希望孩子有更好的前途,所以,再艰难,再不堪,我们夫妻都会咬着牙,互相鼓励,坚持下去。”

在王先生眼里,太太宋春萍为这个家操尽了心。“她来加拿大之后,5年来没有在这里买过一件时装,也没买过一双鞋。移民前,她很注重衣着,但抵加后,因为生活确实不容易,打工艰难,加上家庭开支很大,所以,她都把钱省下来,一切为了这个家。”

王先生说,他很对不起妻子。“她为这个家操尽了心,当她有困难的时候,我们却帮不上忙,这种痛苦,不是三言两语能讲清楚的。”

王先生和宋春萍的儿子现在辛力加学院读书,当记者向他问起面对忽然而来的打击怎么想的时候,这位年青人喃喃自语不断重复地说:“妈妈为我们做了很多,希望她在天国能快乐开心。”

Joyce是Hilton Garden Inn房务部的经理,宋春萍就是经她面试进入酒店工作。王家发生不幸后,她第一时间打电话,希望记者能联络有关社团和部门,帮助王家。

Joyce告诉记者,宋春萍是位很踏实、很懂得照顾人,工作也很认真负责的人。“当初她来酒店面试的时候,那时我们正缺人手,那天她来面试的时候,刚好人事部等方面的人有事情,由我来负责面试,按理,她的英文不好,我们是不会录用她的,但当时她给我的印象是很诚恳,很想干好这份工作,所以我决定给她这个机会。”

宋春萍进入酒店工作后,归属Joyce所领导的部门工作,Joyce说她的工作很令人满意和放心。宋春萍也很珍惜这份工作,她多次对Joyce说:“我的英文不好,什么都不会,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给领导添麻烦的,过去我在任何单位工作,会把交代给我的工作作好,从来不让领导为难。”

在Joyce眼里,宋春萍是个很顾家,很爱孩子,很珍惜丈夫的好人。如果不是患病,她会愈做愈出色的。

她不幸得了癌症

一直以家庭为重的宋春萍,没想到不幸会这么早降临头上。

大概是去年冬天的时候,宋春萍发现自己咳嗽不止,就去看家庭医生,开始家庭医生说她只是过敏,开了些药给她吃,但治疗效果并不好,严重的咳嗽影响到她的胸部等大面积疼痛,据王先生说,当时妻子向家庭医生提及到咳嗽胸痛的问题,但不以为然的家庭医生认为,宋的胸痛应是崴了胳膊的缘故,直到后来情况愈来愈严重,才安排专科医生问诊,专科医生当时也不能确诊宋女士的病因。

被疾病困扰的宋女士,最终于去年12月24日,也就是平安夜那天,在忙完了工作后走进医院,当天她就被医生留了下来,经抽样检查以及手术证实,她患了肺癌。

王先生谈到妻子的病情时说:“我太太从感觉不适到发现病情,中间整整被拖误了半年多的时间,所以我们真的很失望,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宋女士手术后,随即进入了为期长达6个疗程的化疗,医生给她工作的Hilton Garden Inn去信,告诉她所在的公司人事部,她的病情不能继续她的工作。

因病不能工作的宋女士,假如休病假的话,她将无任何收入,这对王家是个很大的打击,在这种情况下,唯有据此申请EI,以保证家庭经济不至于因此崩溃。

有读者或网友曾就宋女士生病后的医药费提出疑惑,王先生向记者作了较详细的解释。

据了解,宋女士手术后,依医嘱进行化疗,当6个疗程的化疗进行到第5个疗程的时候,病情并没有好转,且有迹象表明继续恶化。

当时与宋女士同病房的一名病友告诉宋女士和王先生,如果传统的治疗办法没有效,那只能进行超常规的一个治疗,但这个治疗大部分药费需要自费,除非你的医疗保险是负责的。

这位正在进行超常规治疗的病友告诉宋女士,她目前的治疗每包药大概需要7000元加币,一个月要注射好几包药,她先生的公司医疗保险负责80%,自己出20%。

开始,这位病友的话并没有引起王先生的重视,宋女士是从今年一月份开始享受EI的,她原来工作的酒店依例继续负责她三个月的医疗保险。

到了今年4月的时候,医生助理以及医院的社工向宋女士询问,你原来工作的酒店是否负责你的医疗保险?宋女士就将她的医疗保险卡给了社工,社工经过询问,知道宋女士还继续享受公司医疗保险,医生遂改用新药。

据王先生说,社工当时还问了药剂师,整个医疗过程药费的价钱,药剂师告诉社工,药费每个月大概需要25,000元。社工因此告诉宋女士,他会争取让政府免除宋女士保险费负担以外那部分(也就是20%的药费)。

王先生说,妻子在住院期间,药费全部免费,但出院后的治疗,医院是不负责药费的。

到了5月初,医生停止了原来疗程的药物,准备换新药。5月9日,宋女士到药房买药时,忽然发现自己的医疗保险已经停了(原公司只负责3个月),此事对她打击甚大,因为面对旧疗程无效,新疗程马上开始,宋女士当时一直耿耿于怀的,是假如新疗程所需药费为每月25,000元,就算社工为她解决了20%,另外那80%仍旧是没有解决的出路,这对于一个家庭存款不到1万元的家庭,每个月要付出2万元的药费,那种恐慌和压力是什么,相信大家都不难理解。

王先生说“5月9日发生的这件事情,对妻子的打击很大。她不断对我说,我对不住你,对不住孩子,对不住这个家……我不能这样拖累你们。”

对于妻子这种情绪变化,作为丈夫,王先生只能竭力安慰。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5月12日,当家人都在外面的时候,宋女士没有留下一句话,也没有留下任何的字条,在家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王家正在凑集殓葬费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就是看着自己的亲人遭遇不幸,却无能为力。

网上有些舆论直指王先生,认为他为人父,为人夫,5年来没有一份正式的工作,应该检讨一下自己。

对王先生这种指责,其实是不公平的。

据王先生的朋友介绍,王先生一直很关心这个家庭,很关心他的太太。移民加国之后,这位基础材料工程师曾多次找过工作,但都无法找到对口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曾入过制衣厂剪过线头,在面包厂打过工,后来跟一些香港人和台湾人的装修队做装修工,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经验积累,他掌握了装修工作的一些手工活儿后,就自己登广告接活儿干。

熟悉加国情况的人应该清楚,像王先生这样没有能力雇人,靠登一些分类小广告找装修活的人,经济状况能好到哪里去,特别是同行的竞争。加上这一行有旺季淡季。

“平时我能干的活都干,没有专修活,我就帮别人剪草、铲雪。去年冬天,太太得病后,我一直陪在她身边。到了今年1月,本来是我们这一行的旺季到来,但身患重病的宋女士更需要丈夫的照顾,像每次化疗,还有来回治病等。”王先生讲起这段生活,相当悲恸。“我那天说过,作为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的妻子遭遇病痛的折磨,除了照顾妻子,我无法分出心,也无法分出时间来工作,每次看病买营养品,所花的钱是太太帐户里EI款,你说我内心是多么的难过和痛苦,所以,妻子说对不起我的时候,我内心如刀割般难受,应该说,是我对不起妻子才是。”

其实,令王先生最痛苦的,是妻子这半年多来的医疗,耗去他们家大部分的积蓄。王先生一家来加拿大带着5万加币(之前误说为美元),这5年来,为维持这个家,为了孩子就学,为了给妻子治病,他们的积蓄早已见底。

5月15日早上,宋女士原在Hilton Garden Inn工作的上司Joyce给记者打来了电话,介绍了王家所遭遇的不幸。后来据记者了解到,王先生目前到殡仪馆了解到,要让宋女士入土为安,最基本最便宜的殓葬费也要7,200元,这个数目对王先生来说,也难以支付,因为目前王先生夫妻帐上所有存款加起来只有数千元,但还有好几笔钱未付。

到记者发稿时,王先生还在外面为凑集殓葬费奔波。

一个人,一个家庭,他们远离故乡,忽然遭遇如斯不幸,妻子去世后,整个家庭陷入无法支付妻子殓葬费的费用,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王先生是我们的同胞,是我们中间的一人,我们的同胞遭此不幸,难道我们不应该站出来,将我们援助的手,伸向王家,伸向一个对未来失去了信心的家庭吗?

我们当然有很多这样的问题或那样的问题去问去研究,但是,“对”与“错”,“应该”或者“不应该”,真的是那么重要吗?假如调换身份,不幸不是降临在王家,而是降落在我们的头上,我们能说什么呢?

又或者,我们可能对这种“危急”下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社区紧急方法有很多不同的见解,但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目前王家没有能力支付殓葬费,目前宋春萍还停尸医院等待入土为安,我们不帮助他们,等谁帮助他们?

俱往矣,过去的总归要过去,我们希望不幸的家庭结束不幸,让生者重燃希望之火,这才是重要的。

还是少一些猜疑,少一些论证,多一份爱心,多一份关怀。因为我们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也因为我们同在这个地方生活。

请大家告诉大家,让我们来帮助这个家庭吧!

在华咨处的大力协助下,帮助王家的捐款帐户已经建立:

分行:HSBC Milliken Square Branch
账号名称:CICS (Song Chun Ping Family Fund)宋春平家庭基金
账号:042-188830-082

愿意捐款的同胞,可在任何HSBC分行捐款,账号即日起生效。

(木然)

小南瓜 2006-05-18 20:46

自杀悲剧:王圣宾先生并不想麻烦他人

昨天,自各大媒体报道了沈阳移民王圣宾先生的妻子不幸因病自杀的悲剧以后,多伦多整个华人社区都为之震惊,各界人士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了对此事件的关切。昨天下午, 中国移民紧急援助基金干事朱萱东和袁惠松专程前往看望并慰问痛失爱妻的王圣宾先生。《明报》记者曾茜女士和《新时代电视》记者康凯先生也在王先生家中对王先生作了现场采访。本网编辑亦电话采访了王先生,同时也收到了不少网友的电话询问。

强忍丧妻之痛的王先生通过中国移民紧急援助基金会及各个媒体,表达了对社会各界、尤其华人社区的深深谢意,感谢华人同胞对他家庭不幸的关切,对他目前所处困境的关爱与支持。与此同时,王先生也特意要求华文媒体在作报道时能将有关事实弄清楚,以免在某些细节描述上面不当而给当事人带来负面影响。他强调指出,这几年他不是成天无所事事地混日子,他不仅和许许多多的新移民一样,经历了寻找专业工作的困难,同时也象不少四处碰壁的同胞那样,豁出去做各种专业并不“对口”的工作,包括制衣厂、面包厂、装修队等等。尤其是掌握了一些装修工作的基本技能之后他就一门心思地自雇做装修,还在免费小报和网站刊登装修广告。

今天的明报以《不望别人捐款 团体照设捐款账户》为题,谈到了王圣宾先生目前的心境。他说:“我和妻子辛辛苦苦地打工挣钱,一年半以前买了房子,要不是妻子病情恶化而导致如此悲剧,我们一家人的日子本来是越来越好的……目前忽然遇到如此打击,我已非常感谢社区大众的关心——这种关心已经足够,不希望大家给我捐款。事实上,我和妻子都不想麻烦别人,而她连我都不想麻烦……”

本网编辑在昨晚10点钟打电话对王圣宾表达了慰问,也了解了一些王先生目前的处境。王先生第一句话就是,“非常谢谢大家的关心”,第二句话是,“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是想如何找朋友帮忙将她安葬。”他说既然事已如此,他也不想去埋怨任何人,人家都是出于好心才帮忙。他说他正在与朋友联系,看能不能在他们的帮助下,本周五为死去的妻办丧事。

体会到王先生内心的杂乱不安,编辑不便多问他问题,只是从他那儿证实了这么几件小事:

第一,他非常感谢华咨处能够在第一时间伸出援助之手帮他一把。他目前确实面临经济困难,但他又委实不想太使同胞们为难。

第二,王先生尚未入籍,他说家有84岁的老母亲,他随时可能回国去看望年老多病的老母,拿了加拿大护照反而不方便。

第三,问到他儿子,他说儿子已经23岁,明年大学毕业。他表示自己会仍然留在加拿大,尽力供他和宋春萍的儿子继续在加拿大的学业。

笔者不知如何来安慰这位身心受到重创的移民同胞,但从我们的谈话中,真的感受到这位东北汉子的刚强与爽直,尽管我们无法想象他承受了多沉的痛苦-中年丧妻-这人生之一大不幸;以及多深的愧疚-没有让患难与共的妻-在异国他乡稍微体面一点地离去。

华咨处行政总监梅伟思昨天表示,应有关社团的要求,已经为王圣宾先生在汇丰银行设立了宋春萍家庭基金捐款帐户(汇丰银行分行:HSBC Milliken Square Branch; 账号名称:CICS (Song Chun Ping Family Fund)宋春萍家庭基金账号:042-188830-082),热心人可在任何汇丰银行分行捐款,账号即日起生效。另外,他还表示,此次帮助王家筹款只是为了支付数千元的敛葬费用,至于王家以后的生活和儿子的上学费用,要等待社区的回应再做进一步考虑。

在网站的论坛上,也有不少网友表示了对这个不幸家庭的关心。有位名“xpxpxpxp”的热心网友在帖子中说,他其实在第一时间就将申请丧葬资助的信息转告给华咨处 (Social Assistance Office, Finch & Markham,Tel 416 397-1000),他说自己甚至愿意请半天假陪当事人去面谈一次。

该网友为此事今天又进行了进一步联系,他在“帮帮宋春萍-关于减免丧葬费政府方面的信息”的帖子中说:““我今天试着给安省Community and Social Service打了一个电话,接待我的是一位叫Mcneilly的先生,他简要的讯问了一些情况后,建议家属尽快去面谈,如果他确定家属确实无法负担相关费用的话,他会为家属出具一封政府信,家属可以持政府信自己联系Funeral Home,Funeral Home会为其提供安葬服务,然后持相关凭据向政府收取费用。他还建议宋春萍的爱人可以同时申请社会福利。……但愿这条信息可以被他们知道。”

是的,不管是否存在误会,也不管当事人王先生是否需要捐款,他家遭了不幸、他在承受悲伤与愧疚的双重折磨乃不争的事实;我们可以不同的方式来帮他,就像移民紧急援助基金、华咨处和这位网友所做的一样。

在本文即将结束之际,本网编辑还收到了多伦多新概念培训学院孙善勤院长的来电,来电询问了王先生父子的情况,并表示新概念培训学院可为这对父子提供免费培训以及就业帮助。

(吴楚河)

小南瓜 2006-05-18 20:49

事情是真的,其中显示出来的问题很值得大家思考。福利不会自己送上门。如果家人在过去更积极主动一些,或许宋女士不至于这么快主动放弃生命。

jvnopdx 2006-05-19 03:18

加拿大的medicare怎么是这个样子的?!

太出人意料了!

看这篇新闻的感觉是如果没有钱,就会被社会所抛弃!这是违背西方福利政策的初衷的!

Aim 2006-05-19 03:22

谢谢小南瓜

nomad 2006-05-19 03:24

ohip only cover the cost inside hospital. you need to pay for medicine by yourself. that's why medical insurance is so important.
but anyway it's still much more fair than united states medicare.

jvnopdx 2006-05-19 13:58

谢谢小南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