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家园网


加拿大家园论坛 > 临行准备 > 印象中的加拿大

印象中的加拿大
admin 2004-08-25 21:29

印象中的加拿大
2003年10月02日 21时32分58秒

--------------------------------------------------------------------------------

去年十月底,我曾从佛罗里达开车沿I-75到尼亚加拉大瀑布,然后顺I-95返回。当时考虑快回国了,去北方开开眼界。遗憾的是那次没带护照,只能站在美加边界湖边照张像,眺望了一下这个长满枫叶的国家。几天前,我开着我的老爷车,又一次踏上了这条漫漫长路。本来计划第三天到多伦多,谁知第二天傍晚到底特律时,车子不觉就上了界桥,下来问路,才知已退不回,便乾脆开了过去。过桥是温莎,名字很美,我不知与那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温莎公爵有无关系。街灯似乎有些昏暗,但还是可见一家家和美国一样的连锁店。限速牌写的五十公里,我把它除以一点六换成迈数,规规矩矩地开着。出了温莎,四周顿时黑压压的一片,我按一百公里的限速,后面的车一辆辆从身边急驰而过,有的还按喇叭,晃大灯,我才知道我阻碍交通了。于是也放胆开去,差不多三小时就到了多伦多。

  路上虽也看到警车,但感觉比美国的高速公路上少得多。来后读了交通法规,才知道这儿对违章的处罚其实比美国更重,不觉有些后怕,上街时也曾见到躲在路边树丛里的警察,便不得不更加小心起来。

  我不知道那晚什么时候到的多伦多,只觉得它与其卫星城似乎已自然地连成一边。在万家灯火,车流不息的大街上开了几十分钟,我相信了多伦多之大可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相媲美。不过这个城市的特色到第二天我才有所体会。我惊奇地发现我住的北约克区竟然有那么多华人和华人商厦,很多店都有中文招牌,而且这还  不是真正的唐人街。一到店里,小姐先生们用粤语迎上来,一句不懂的我感觉就象刚出国时听不懂一句英文一样。包罗万象的中文电话号簿,与香港同步发行的明报,星岛日报,中文电台电视台, 虽然大多由香港人操办,感情上有距离,也还是感到非常亲切。从世界各地来的大陆同胞当然也不在少数。看到这热火朝天的场面,我不由得想起主席当年夸奖白求恩大夫的话,“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国际主义精神”。老人家在天之灵,若知道今天有数十万中国人,不远万里来到加拿大,不知会问这是一种什么精神了。

  有人说刚出国第一周可以写本书,第一月可以写篇文章,再然后就什么也写不出,因为新鲜感过去,司空见惯了。虽然这是我来加拿大的第一周,可由于有在美国生活的经历,所以感到反差不大。我认为多伦多兼具美国和中国的特色,比中国的大城市繁华,比美国的大城市安全。与在美国相比,我感觉是从前线撤到了后方,吃的香,睡的熟。吃的香是因为这里的中国菜既便宜又地道,鲜鱼熟肉都有卖,吃了俩趟中餐馆,食客几乎全是老中,有时门口还排着队,与美国的中餐馆主要懵老外形成鲜明对比;睡的熟是因为我不需要工作(没有工作),不要每天看老板脸色,所以气顺;再说,我来前,朋友已千方百计为我租了间据说是好地段,价格实惠的地下室(港人称为土库)。说千方百计,是因为朋友拿新出的广告几次打电话过去都已被人捷足先登,目前的房价虽与在佛罗里达住的一室厅相当,但这是大城市,有独立的厨房卫生,还有个小窗可透进几抹斜阳,已是难能可贵。更重要的,房东是华人,不要签约,哪天找到工作,有实力愿望多吸几口新鲜空气,尽可随时高就。上午九、十点光景,外面已是沸腾的群山,我土库里依然鸦鹊无声,本来想加拿大医疗条件好,可医医我的失眠症,谁想现在不治而愈。起床后,打开小窗,走过来数七步,走过去数七步,再吟一遍“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唯吾德馨。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便直感到昏昏然不知身处何处也。

  倒是房东见我终日昏睡,心中焦急,打电话问我朋友,我到底有没有工作。原来据说这里有规定,房东不能因为房客交不起房租而扫地出门,我朋友当初怕他不肯租房给我,就说我已在多大找到份工作。这种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事当然我也头回听到。虽然我清楚,身在国外,生存的压力很快就会纷至踏来,只是不曾想竟连一天的安稳日子也不让过得。

  到加拿大才几天功夫,已练了一身木匠手艺。因为找不到“后院拍卖”,就去Wal-Mart扛了几包半成品回来,敲敲打打,床桌柜便一件件摆到眼前,跟家具店买的看不出二样,累是累点,却省了不少钱,累有所值。三尺斗室,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再把往年国内寄来的贺年卡挂上几张,倒也显得十分的温馨,于是  想起以前说上海人“螺丝壳里做道场”的本事,原来是人人都做得的。这时格外的想有亲人朋友来斗室一聚,无奈只能“登高望远思故乡,关山万里长”。

  我所说的加拿大印象,其实只是多伦多印象。加拿大幅员辽阔,我还没有机会走出去看一看。在我印象中,枫叶和雪是加拿大的特征。今年枫叶是看不到了,我在盼望今年的第一场冬雪。好多年没看到雪了,还记得小时在乡下生活,那飞飞扬扬的鹅毛般的大雪,染得世界一片洁白,和孩子们堆的雪人,让我怀念至今。今年下雪时,我可以忘情地站在大雪中,让雪花洒得一身,让心融入久违的大自然;也可以躲在土库的小窗下,看外面悠悠荡荡的飘雪,回味一下童年时这样落雪的严冬,依偎在妈妈身边的情景,彻底忘却一会尘世的烦劳,那该是一种怎样暇逸的享受啊!

jameslong 2004-08-26 11:10

移民父母是不高兴的。提到去美国,父母真担心,治安差,还有美国人好凶残啊(都是小布仕害的!);

提到加拿大,他们就不反对了,除了太冷之外,其它他们还是满意的。现在许多朋友也说,去加拿大好过去美国。
:wdb19: :wdb20: :wdb9: :wdb10: